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

[道長] After the Funeral(葬禮變奏曲)




書名:After the Funeral
中譯:葬禮變奏曲(遠流)
自譯:喪禮之後
作者:Agatha Christie
原始:1953
系列:白羅長篇24

 白羅系列越接近尾聲,越讓元人感覺,每看一本長篇都要負擔很大的壓力,同時也收到很多驚奇。因為按順序閱讀,克莉絲蒂慣用的招式已經了然於心——可是我還要寫好多本!到底還有什麼哽可以挖呢?阿嘉莎嬸嬸真的有辦法再做多變化嗎?下一本我不清楚,這一本,真的又把相類似的故事元素重新結合,又寫出了一本傑作。

 本書《After the Funeral》出場人物全部是親戚,家族中的大家長,第一代平輩叫「大哥」,第二代小輩叫「伯伯」「舅舅」的長者過世了,舉辦隆重的葬禮,宣讀遺囑,然後在葬禮之後的家聚,一向口無遮攔的小姑姑/小阿姨突然爆料說出:「所以他(死者)是被人謀殺的,不是嗎?」

 克莉絲蒂的家族故事我們也看了很多,通常的設計是「老暴君之死」或者
「遺產分配引發殺機」,可是這本推陳出新,死者死了我們沒法計較,結果那個爆料的小姑姑/小阿姨,在葬禮之後讓人發現死在家裡,而且死法非常淒慘。

 一句爆料真的沒有什麼,尤其家族中的小姑姑,本來就是以白目聞名,可是講了這句話之後,遭人莫名奇妙的殺害,那就恐怖了——難道伯伯的死真的有不尋常?不然怎麼會有人因為一句話要殺人呢?那豈非就是要保守秘密嗎?

 白羅系列走到後來,已經跟上了布朗神父的軌道,那也就是說,白羅凡一出場就要破案的!所以他的戲份不能太多。這一本還不錯,是家族聘用的老律師,同時也是逝去大伯的世交,他覺得這兩件死亡頗不尋常,所以自發性的深入調查,而後又請動白羅出馬。

 克莉絲蒂在這一本長篇的舖陳,說實在是比較狡猾,人物性格沒什麼描寫,故事過了中段才放出線索,一放又放出好多,當然故事的意外性和娛樂性是毋庸置疑,可是她這種寫法看了實在很生氣!查案過程不悶,只是讓讀者一直撞牆,撞到鼻青臉腫的,兩手叉腰心想:「好啊!我看你(作者)葫蘆裡賣的什麼藥,最好可以說服得了我!」結果看到結局又大開心,真他娘的(噗)。

 同樣的寫法在Ellery Queen早期作品《The Greek Coffin Mystery》(希臘棺材的秘密)也可以看到,或者應該說,Ellery Queen是以本書為基礎再加以變化寫出那本的?Ellery Queen之於推理小說,可以說是「添醋班中博士,加油隊裡狀元」,最喜歡拿前輩作品加油添醋,寫到每一本都超難解、超複雜,然後還笑嘻嘻跟讀者說:「我把所有線索都交代了,你——猜得到嗎?」(給讀者的挑戰書),真的有夠討厭。

 雖然元人講說,Ellery Queen是拿克莉絲蒂小說為基礎擴寫,但是這兩本書的架構跟謎題是完全不一樣!邏輯也絕不相同,讀者不用怕會爆雷,只是我拍胸脯保證,看一本生氣、看兩本會摔書,絕對的,因為Ellery Queen讓讀者撞牆是十倍的痛。

 關於這本《After the Funeral》元人不要講太多,只要說「結局逆轉到我很滿意」這樣就夠了,獨創性是沒有的,但是組合技(カサネテク)真的玩得很漂亮,這是自從《Death on the Nile》以來,元人一直就很稱讚的。

 下一次說書,回到白羅短篇,白羅的第十一道任務。十二道任務結束後,會先把白羅短篇清空(因為只剩一篇),然後就專講長篇,一直講到系列結束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