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2月8日 星期一

[說短] 陳雨航的〈策馬入林〉


 
篇名:策馬入林
作者:陳雨航
出版:爾雅
原始:民國六十四年六月
特殊:曾由王童導演改編同名電影。


 元人從王童導演的電影《策馬入林》,追回小說原著的〈策馬入林〉,是為了搜集不同型態的武俠小說。陳雨航不是專業的武俠小說家,〈策馬入林〉是他偶一為之的遊戲之作,但實在寫得不錯。

 〈策馬入林〉的主角只有三個人,兩個男人一個女人。故事的衝突再簡單也不過了:兩個男人搶女人,全世界最好編的俗套情節。女人叫做「彈珠」,她是富家千金小姐,曾為山賊集團強奪,原本的結局是先姦後殺,曝屍荒野,但因為山賊二頭目「何南」愛上了她,下死命擔保,終於力排眾議保住了彈珠的性命,只是彈珠也成為何南的女人。彈珠一開始是山賊的肉票,後來變成山賊的女人,因著斯德哥爾摩情結,彈珠對於何南既愛又恨;故事開始的時候,彈珠讓身穿藍袍沒鬍渣的「俠客」劫走,準備護送回家;俠客是彈珠她爹派來的,不但劫走彈珠還要殺死何南。

 山賊二頭目何南,原本是個農民,因種地不能生存鬧起革命當山賊,成為集團的二頭目。何南本來不是一個壞人,但歷經多次的燒殺擄掠,說他不是壞人也已經是個罪人。何南對於彈珠的愛情,粗獷而直接,他不懂怎麼憐香惜玉,只知道他想要這個女人,想要她、占有她,把她留在身邊,何南的愛情只有三板斧,他以為彈珠懂得。彈珠當然是懂的(女人心總比較細膩),但是何南想得太單純,彈珠對於何南是愛恨交織,埋下了隱藏的導火線。

 彈珠他爹派來的俠客,沒有名字,自稱姓「白」,何南對於他的印象是「那個沒鬍渣的」(反映出何南必定是滿臉于思)。穿藍袍、佩長劍、說話斯文、削木成槍,相對於何南的大鬍子,粗魯無文,動輒亮刀,可以簡單分析得出來,藍袍俠客肚裡曲折,是個懂使計謀用頭腦的人,俗話說「刀走白,劍走黑」,用刀的人直接粗獷、用劍的人曲折婉轉,藍袍俠客把彈珠帶至密林當中是一計,捨長劍不用,削樹枝做長槍又是一計(針對何南的策馬入林)。

 故事的切入點,在於山賊強奪彈珠之後幾年,彈珠已經是何南的女人,兩人飄泊無定,同居一室相處如夫婦。彈珠本來想殺死何南,後來又想著放下,何南也以為彈珠跟自己已經是情投意合,不會再有委屈。白面俠客的出現,在兩人意料之外,事情都經過多久了,誰也沒想到彈珠他爹還會派人來。白面俠客在何南熟睡的深夜劫走彈珠(彈珠完全沒有理由不走),何南發覺之後駕馬來追,俠客帶著彈珠在密林當中,靜靜等待何南的來臨,專心製作長槍,準備一舉將何南舉斃。

 〈策馬入林〉這個題目有點意思!江湖上有言道「逢林莫入」,因為林子裡最好佈陷阱,尤其騎馬的人輕易深入,最容易中埋伏讓敵人狙擊。但何南為什麼那麼勇敢?教你「逢林莫入」你居然「策馬入林」?因為何南的個性簡單又直接,他相信彈珠是讓「那個沒鬍渣的」拿劍架著逼走的,他相信彈珠是在等他英雄救美,他只想一刀劈死那個王八蛋,完全沒想到林中已經佈下死亡陷阱。

 俠客的置入是衝突的起始,猛一看這〈策馬入林〉的故事真像菊地秀行的《D—妖殺行》(吸血鬼獵人D故事第三部),一個莫名奇妙(可能也不是正義)的俠客,硬要去拆散鴛鴦追擊一對私奔的情侶,故事當中道德感模糊,到底誰才對誰又是錯也已經難分清楚,雖然老哽但是老哽到歷久彌新。

 〈策馬入林〉的敘事手法相當奇巧,作者把焦點放在最高潮一段,從何南追跡彈珠到策馬入林迎向死亡,之前的事情全用人物獨白過暗場;之後的事情乾脆隱去不講,留給讀者一個開放性結局。到底俠客會殺死何南嗎?彈珠會出聲警告嗎?何南和彈珠是否能終成眷屬?

 原本一段冗長枯燥的情節(不就是山賊綁架了小姐然後斯德哥爾摩情結?),經過作者的匠心剪裁,改用男女主角話分兩頭的獨白表達,故事變得輕鬆易讀,結尾又耐人尋味。

 ——武俠小說其實可以這樣玩!陳雨航的〈策馬入林〉給我最大的啟示。元人也講過董橋的〈薰香記〉,也講過老舍的〈斷魂槍〉,都是篇幅不長(做為整個長篇的一塊),只為記述片刻的精彩。武俠小說落入的一個困局,其實也就是《論語》學而篇的那一句:「巧言令色,鮮(尟)矣仁。」每一代新銳的創作者,想的都不是如何表現自己的想法,而是「怎麼樣寫讀者才會喜歡看」,而他們的心胸又非常狹隘——要讓讀者喜歡?學金庸啊!再不然就學古龍。裝作他人喜歡的表情,假說他人喜歡的話語,這種人根本不會有真心,那武俠小說又如何能創新?

 陳雨航的〈策馬入林〉就講到這裡,基本上元人只講這一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