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

[說短] Four-and-Twenty-Blackbirds(二十四隻黑畫眉)



篇名:Four-and-Twenty Blackbirds
中譯:二十四隻黑畫眉(遠流)
收錄:Hercule Poirot—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
作者:Agatha Christie
原始:1940年十一月九日初刊於美國Collier’s Magazine
系列:白羅短篇50

 白羅最後一則短篇,關於它的發表順序,HarperCollins講得很詳細,稍微抄書一下。這一篇最剛開始的書名是〈Four and Twenty Blackbirds〉(中間沒有槓槓),首發於美國Collier’s Magazine

 再來在1941年三月,回到英國The Strand續發,改名為〈Poirot and the Regular Customer。最後定稿的題名,是〈Four-and-Twenty Blackbirds〉(中間有槓槓),其實對元人來說,有沒有槓槓沒什麼大干係,不過人家這麼認真寫出來,還是跟著抄好點。

 本篇的題名跟一首童謠有關,那首童謠叫做〈唱首六便士之歌〉(Sing a Song of Sixpence),素為克莉絲蒂所愛用,它的前四句歌詞,有三句都出現在克莉絲蒂的書名或篇名,列示如下:

       Sing a song of sixpence
  A pocket full of Rye
  Four and Twenty Blackbirds
  Baked up in a pie

  這個題名跟故事又沒有太大關係,純粹是好玩而已,白羅常會在故事裡面置入性行銷,這個已經司空見慣。不過這一則短篇的故事還滿有哽,可以說是「餐桌上的推理」。

 白羅老爹跟他的朋友Henry Bonnington到餐廳用餐,聽餐廳女侍講到一個有趣的現象,就是他們有一位「時間老爹」(Old Father Time),每週的二、四晚上一定要來用餐,坐同樣一張桌子點同樣的餐,十年如一日這樣吃法,好像無妻無子,又沒親戚住附近,永遠都是單身一人。

 這位老爹某天晚上突然點了跟平常不一樣的餐點,原本吃很清淡的,突然變成吃大魚大肉這樣,而且又是在星期一晚上出現,跟平常不同的時間。白羅老爹跟朋友聊起這個現象,他朋友就說:「可能去醫院看了檢查報告,醫生叫他要改變飲食吧。」白羅卻似乎不覺得好笑,他說:「好像沒有醫生會這樣建議吧。」

 這位「時間老爹」過了幾個禮拜就沒有再出現了,白羅跟同一個朋友聊起這回事,他朋友說「可能他檢查出不治之症,還沒病發先自己把自己嚇死了。」然而此時白組長(噗)眉頭一皺,感覺案情並不單純……

 這篇故事在克莉絲蒂短篇算有哽的,元人在「瑪波小姐系列」好像也看過,還是看的根本同一篇?忘了。謎底完全好猜,一點都不意外,可是以克莉絲蒂短篇來講,算是小巧精緻,可圈可點的。白羅系列最後一個短篇,沒有特別突出也沒有特別差勁,就這樣,淡淡的就好。

 下一次說書,回轉白羅長篇《Hickory, Dickory, Dock》(國際學舍謀殺案),敬請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