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

江湖奇俠332:不肖生說刺馬故事(之二)

 清朝知府馬心儀,他守的城池讓鹽梟攻破,升堂受審。鄭時、張汶祥跟施星標這「鹽梟三兄弟」向來是由鄭時拿的主意,張汶祥出力辦事,施星標沒意見只配合。官差跟強盜結拜做兄弟,一樣是鄭時拿的主意,張汶祥頗有疑慮(他不相信馬某人能有真心,能在升官之後回頭拉他們一把),但是他向來聽大哥的話,鄭時既然說有辦法箝制他,那就是有辦法。

 三人喊結拜的過程有個小插曲,鄭時要找馬心儀談結拜,領著兩個義弟到囚房,解開馬心儀的綑綁,順便四人相見,馬心儀不明究裡,一副很跩的樣子就跟他們嗆聲。張汶祥也不明究裡,但是他一看馬心儀囂張就想殺他。這個小動作呼應了前面他自己講的,我看到有惡毒的人,恨不能就一刀把他殺了!到底什麼叫「惡毒」?一個完全弱勢的囚犯,嘴砲一下嗆你跟你兄弟,這樣能叫「惡毒」?張汶祥根本就是一個任性妄殺的人,在此得到例證。

 結義的過程是由鄭時主導的,鄭時跟馬心儀臭味相投(看到後面就知道),三言兩語很快投機,燒黃紙結拜兄弟並無問題(反正各懷鬼胎)。慶功宴上,馬心儀提出自己的苦惱:「我守的城池讓你們攻破了,先不說升官後招安的問題,我只看眼前就要接受處分哪!」這點鄭時早就想好了,他的計畫本來就是用黑道挺白道,要幫馬心儀平步青雲,他們才有前途,可以從鹽梟不歸路全身而退。

 鄭時利用當前情勢,第一個是馬心儀曾經貼出在四鄉招募團練(募新兵)的告示,可以拿來利用;第二個是他守城戰的時候,曾經發出去的緊急求援公文。就用這兩件東西讓馬心儀將功補過,說穿了就是幫政治人物作秀。

 鄭時教馬心儀單獨帶了印信逃跑,一樣到四鄉招募團練(臨時義勇軍),不管老弱全抓來,假意圍城再打上一場。鄭時三兄弟帶同鹽匪也假裝抵抗,節節敗退,最後由義勇軍收復城池——這是一個大型詐賭,目的只為騙過清廷,求援公文是要讓上面知道,我們真的很危險!當然上面不會來救援,他們自己成立的義勇軍也「順便」把鹽匪趕跑了,所以你們只要報功勞就好,不用再出力幫忙,結局真是皆大歡喜。失城有過,失而復收變成有功,而且上級也可以跟著撈一把,真是何樂而不為?

 馬心儀帶了知府的印信,由施星標護送逃跑(可能同時在監視),跑到外面招募了一千多名大頭兵,老少不一的全是湊數。馬心儀誓師出發,到府城不過幾十里路,半夜動身,不到天明就到城下,把城三方包圍起來(不包四面為了讓裡面的人逃跑),一起向城上開放,兩邊劈劈啪啪的打起來,城裡老百姓都是人證,真的「殺聲震天」!(只有殺聲而已,其他都沒幹)。

 鄭時樣子裝得像,打不多時率眾從南門逃走,馬心儀吩咐一半人去追(不可能認真追的),一半留在城內搜查餘匪(也是在混),確定安全無誤之後開始奏凱歌、放鞭炮,城裡民眾都是目擊者——知府帶兵回來,把鹽匪趕跑啦!

 講到這裡又很想重提二月河的短篇小說〈棗莊剿匪行〉。不肖生寫鄭時安排的這個政治詐騙,跟〈棗莊剿匪行〉如出一轍。可是二月河寫書極細膩,人情世故都交代到,非常好看。雖然二月河的短篇小說乏人問津,也沒什麼傑作,但是〈棗莊剿匪行〉真的讓元人驚艷不已,很想一看再看。

 故事在這裡跳躍,馬心儀因收復失地,在官場搏得了「英勇」之名,很得上官賞識,不到一年就升上山東藩台,提拔他的人是曾國藩。馬心儀在白道得勢,黑道有鄭時幫忙策劃處理,打別人是真,打兄弟是假,當然無往不利,聲勢越發暢旺,應驗了鄭時當初的擘畫。

 下一回故事,從鹽梟三兄弟詐敗之後開始講起,敬請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