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

江湖奇俠387:煙酒上人「孫癩子」的人物小傳(二十一)

 張姓少年跟隨孫癩子到了一處廟宇,看孫癩子大剌剌走進了神殿,卻不敢跟進去。大門兩旁有兩匹泥塑的馬,馬前都有一個與人一般高大的馬夫,張姓少年就搶到馬夫背後立著,再來的故事用張姓的角度切入。

 故事中說到,孫癩子滿身酒氣,叫叫嚷嚷,寺裡的沙彌來知客,竟然吵起架。孫癩子吵著要「看和尚」,小沙彌硬是阻擋;這個橋段在峨嵋山伏虎寺已經演過一次,這一次稍微不一樣,這次的住持老和尚是真的有道高僧,孫癩子要見的就是他。當然這過程還有舖哽,孫癩子看到老和尚一樣吵吵嚷嚷,真的佛也有火!場面幹僵了怎麼辦呢?孫癩子一躍上樑,用三隻手指捏住屋樑,吊在那裡,老和尚哈哈大笑,情知是會家到了。

 這些無聊的過場又寫掉好幾頁,只是為了舖陳老和尚講鄧法官的故事。算起來也是可以,孫癩子需要搜集情報嘛!他要確知鄧法官真的是壞人。

 孫癩子跟老和尚鬧了一陣,主要在吵入寺投宿的問題。孫癩子故意去鬧小沙彌,鬧出老和尚,講到場面火爆,嗆說「我睡覺又不佔地方」,才會去吊在樑上顯示能為。話既然說開了,張姓也不用再躲,由老和尚把他請到殿上來,一起談。

 原來老和尚叫「雪山大師」,是瀏陽有名的得道高僧,法術也高強(講給讀者聽的)。鄧法官曾經來「拜訪」過他——說是「拜訪」,無非是像惡搞張窯匠那般,藉故鬥法罷了!鄧法官對雪山大師施的法,是從左手手指放出一條青蛇來,繞在大師的脖子上!老和尚法力高強,豈是張窯匠的等級可比?面對青蛇毫不畏懼,一拉兩斷!青蛇打回原形,摜在地上,變成兩截斷劍;原來那是鄧法官修煉的飛劍變化而成,多年心血付諸流水,哭哭。鄧法官尋隙來鬥法,碰了一鼻子灰,自此以後不敢再登門。

 拜訪雪山和尚的重點,除了補述鄧法官的事蹟以外,還有一個,就是鄧法官刻意炫技的犯罪動機。基本上瀏陽一帶,法術高的他惹不起,平民百姓又不是他的對手,一直炫技到底要幹嘛?雪山和尚直接破題:「找死。」鄧法官修煉的法術是旁門左道,左道是注重屍解(先死才能成道)的,屍解有兵解、木解、水、火解等分別,在學道時候,就注定了人應該兵解或火解。如果是應該兵解的,就要想辦法讓人家把他殺掉(用兵器)。用兵器還不能隨便用,因為等閒的兵器殺他不死!如果看《蜀山劍俠傳》就知道,求兵解的人希望讓飛劍殺死,所以說劍仙如果講「助你兵解」,就是他要用飛劍戳死對手。

 在《江湖奇俠傳》裡面,劍仙基本上不太互動,哪有人會出飛劍殺死對方?所以求兵解的人,要找帶煞的刀子,才能幫助自己兵解。帶煞的刀是什麼刀?殺人無數的刀。所謂「殺人無數」戰爭時當然好找,承平時期只有劊子手才會用這種刀,所以求兵解的人會故意犯下重罪,讓自己判死刑,脖子挨刀,就可以順利兵解。

 孫癩子有疑問:「沒事犯重罪,讓朝廷判死砍頭,這不是發神經病嗎?」雪山和尚答得妙:「不是這樣,怎麼叫做左道呢?」是啊,所謂「左道」不就是求捷徑、走歪路的結果嗎?雪山和尚又說,就是因為這樣,修左道的人行為比世間一切惡人還惡劣若干倍,雖不知鄧法官要如何屍解,看他的行為,差不離兒也是往這條路上走,炫技只是為了找死。

 孫癩子又問,我們要如何懲治鄧法官,才能讓他不在瀏陽作惡?雪山和尚突然就又佛系發言了:「他的日子也不多了,我們等著看吧!」意思就是說交給「因緣際會」,鄧法官自己會死,講得很冠冕堂皇,反正鄧法官又害不到他。

 當晚孫癩子和張姓就在廟裡歇宿了,後來孫癩子住到張姓家裡去,傳授他一點小法術,不在話下。從見過雪山和尚出來,不到半個月,竟然聽說「鄧法官給妖精害了,不久就要死了!」這種令人興奮的消息。鄧法官死不是稀奇事,他本來就在找死的,可是重點在於「給妖精害死」,這不是肯德基,這不是他想要的死法,所以他是真的會死,不是屍解成道的耶!真的惡人自有惡人磨。

 要知道鄧法官與妖精有何恩怨,請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