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

江湖奇俠224:藍辛石與張三的故事(十一)

 藍辛石在山腳下和白額虎對峙,兩方的距離只有一百步,原本說好眾鄉紳人多膽壯,方便的話要給他搖旗吶喊,當應援團,結果事情完全不是這樣。這些鄉紳以前讀的都不是「男塾」,沒辦法做出什麼慷慨激昂的應援動作,聽到虎嘯沒嚇到腿軟已經很勇敢了,哪個敢跟藍辛石上山?藍辛石倒也知趣,反正你們沒一個人請得動,乾脆我自己上去,連幫他扛傢伙的苖蠻子也不要了,自己一個人上前挑戰白額虎。

 眾紳士昂頭看藍辛石上山,才發現藍辛石不是直線前進,因為山路有彎曲,看起來很近的距離,往往比想像中要遠,這個叫做「望山跑倒馬」。藍辛石從左側走上,走到距虎約有十來步的距離,那虎一扭身軀,就立了起來,伸直了蛇矛也似的尾巴,往左右裊動了幾下;前腿往下一屈伏,就顯出要對藍辛石猛撲過去的神氣。

 看到白額虎的動作,元人突然想到美國卡通《HE-MAN》(太空超人)的片頭,每次Prince Adam要變身He-Man的時候,除了借助亞瑟堡的神奇力量(The power of Great Skull)以外,都會順便把他的座騎,膽小虎Granger也變成很勇敢。原本就(看起來)很凶猛的膽小虎掭加勇氣之後,就變成關老爺的赤兔馬,真的實至名歸了。

 在《江湖奇俠傳》裡面,人和虎是敵對的,藍辛石求助小木偶,不也是要借助「亞瑟堡的神奇力量」嗎?臨到決戰這時,三腳吊睛白額虎這一番耀武揚威的動作,突然讓元人想起《HE-MAN》,真逗。

 接下來藍辛石又再作法,他把叉柄在山脊上一頓,厲聲喝道:「張三!不得無禮!快前來與我比武!」這個時候元人揣摩白額虎的心裡,真想說「張三心裡訐譙,但張三不說。」泥馬的,你殺的每隻老虎都叫張三,我們身為老虎的,臉要往哪裡擺?九十九隻老虎都叫張三,第一百隻創刊紀念號,也還是叫張三!如果元人是老虎一定很生氣的。

 不過搞笑歸搞笑,故事還是要繼續,藍辛石咒語道罷,緩緩蹲下,左膀伸直,叉尖對著老虎,居然白額虎就像中了催眠術一樣,把準備要猛撲過去的姿勢改變了,那條蛇矛似的尾巴,跟著嚲了下來,抬頭注視叉尖,好像思索什麼的樣子。

 元人看到這裡,想起山田風太郎《甲賀忍法帖》裡面「瞳術」的描寫,藍辛石的那一聲大喝,跟他後來叉尖的動作,其實是一種催眠術吧!甲賀弦之介的師父──室賀豹馬(むろか ひょま)在施展「貓眼」(びょうがん)忍法的時候,都會叫敵人的名字;譬如說簑念鬼好了,他就說「簑念鬼,看我的眼睛!」

 這個舖陳在甲賀弦之介是不需要的,因為弦之介沒有瞎。室賀豹馬是天生的盲人,他沒辦法知道敵人有沒有在看他,他之所以呼喚敵手看他的眼睛,是因為他的眼睛不能對焦,同時他的出聲呼喚,也是「貓眼」忍法的一個配套,從出聲就開始在催眠了,我想藍辛石也是一樣。

 藍辛石呼喚老虎道:「張三!不得無禮!快來上前與我比武!」其實就是一種詐術,對方是老虎、是猛獸,你怎麼叫牠遵守人類的規矩來比武呢?這難怪藍辛石每戰必勝,九十九場戰役九十九場K. O.,根本作弊。

 從這一聲呼喚開始,就展開了藍辛石自取滅亡(?)的最後決戰。欲知後續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