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

八十七分局20:Lady Killer(女士殺手)



 這是「八十七分局」系列第八輯故事,寫於1957年的夏天,根據作者自己的說法,當時他和家人在海邊租了一間渡假小屋,為了早點能跑去海灘玩耍,他把自己關在小屋後面的車庫裡狂寫,總共只用了九天時間,九天寫出一百八十頁(口袋書印刷頁數)的稿件,速度是他平常時的兩倍,而且作者自己講,他覺得沒有比較差(騙人)。

 《Lady Killer》的意思是"Killer of the Lady”,故事開頭八十七分局接到一張恐嚇信,信上面說,「今晚八點,我將要殺死The Lady,你們能拿我怎麼辦?」這個發信的人,就是要殺The Lady的人,故事中的凶手,他或者她,找一個小朋友當信差,給八十七分局遞了一張挑戰狀,從收信到開殺總共只有十二小時,八十七分局應該怎麼應對?

 這個故事的趣味點在於,凶手不明確被害者也不明確,甚至謀殺案是否會生,也還需要另外下判斷!幸好八十七分局的烈火老爹,副隊長Peter Byrnes,他是一個實心人,從不放過任何線索。如果把信當成惡作劇,真的有人死了怎麼辦?就算動員大批警力搜索,期限也只有從早八到晚八的十二小時,怎麼說都還是查,結果八十七分局真的度過了「愉快的一天」!真的。

 元人看《Lady Killer》,剛開始看覺得很煩,節奏超慢。因為作者只想用九天脫稿這個故事,他沒有什麼時間去琢磨,全書只用一條故事線,又要湊足一百八十頁的印刷頁數,很多地方覺得在灌水,剛開始故事很聳動,好像整個分局要大幹一場,看到中間發現非常無聊,因為條條線索都碰壁,分局員警不斷揮空拳,天氣又那麼熱(書中的天氣),雖然作者刻意要營造快節奏,可是只用一條故事線!Cotton Hawes跑來跑去根本沒啥屁用,要不是凶手幾度現身,帶動書中緊張氣氛,元人早就罷看了。

 作者只用九天就想「勘定」一本長篇,還不回頭潤飾,寫好就寫好,忙著渡假沒空理你(出版商),或者Evan Hunter真的是天生的小說家,但是他這次寫作的態度實在頗有欠缺,前面舖哽實在拖得太久,雖然故事進入中段就突飛猛進,凶手幾度跟Cotton Hawes交手振奮了讀者的心情,到後來謎底揭盅也未讓讀者失望(真的騙很大,真的),但是元人始終覺得,「八十七分局」雖然不避諱濫情媚俗,也可以試著寫得精緻一點嘛!每次這樣搞實在令人生氣。

 第四輯《The Con Man》(愛情的騙子)先是丟出幾具屍體,再來就很無聊,一直到凶手出現挾持Teddy Carella才把盤勢拉昇。

 第五輯《Killer’s Choice》(殺手的選擇)整本都非常無聊!連謎底揭盅也救不回盤勢。連帶的Cotton Hawes初出場並未給元人好印象。

 本書《Lady Killer》是第八輯,作者仍然力拱Cotton Hawes,不過我覺得這本完全是看案情,誰是大活躍武將根本不重要,謎底夠騙人就好了。

 睽違三年的小說筆記,一篇就講完了。想要順帶一提的是,八十七分局的侍酒師(喂)Alf Miscolo,上一輯故事他中槍,這一集故事又出現了,是作者忘記交代,還是真的沒事?不過他在這一集裡面,戲份只有負責煮咖啡跟準備牛奶餅乾——是不是他每次有戲就一定要中槍啊?另外一個顧櫃檯的,David Murchison,原來是五十三歲的老警員。

 下一回筆記(又要等三年?XD)講第九輯故事《'Til Death》,Steve Carella的妹妹要結婚,這跟八十七分局的謀殺案會扯上什麼關係呢?敬請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