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

[說短] The Erymanthian Boar(厄律曼托斯野豬)



篇名:The Erymanthian Boar
中譯:厄律曼托斯野豬(遠流)
收錄:赫丘勒的十二道任務(遠流出版)
文本:The Labours of Hercules(HarperCollins出版)
序號:白羅短篇41
作者:阿嘉莎.克莉絲蒂(Agatha Christie)
原始:1940年二月


 白羅第四道任務,獵捕窩藏在Erymanthia山上的凶猛野豬。從這次的標題我們可以想見,這道任務不像上一道那麼輕鬆了,只要「追跡」就可以達成目標,金角鹿可能溫馴,野豬卻必定凶猛,尤其獵人的行話又說「頭豬二熊三虎」,受傷發狂全無理性的野豬,甚至要比體型龐大又威風凜凜的熊或老虎還要難處理,所以白羅這四道任務是相對刺激。

 這個第四道任務跟第三道任務是連續發生的,老實講是真的太巧,這十二道任務都是白羅決定要留名後世的重大案件,卻感覺總是隨隨便便就決定了,說實在是讓忠實讀者如我輩會覺得美中不足。第四道任務背景在瑞士,瑞士的雪山,白羅結束前一道任務之後,留在瑞士搭纜車遊雪山觀光,在旅途中接到一張秘密的紙條,原來是他瑞士的警察同行,拜託他幫忙抓「野豬」!

 這裡的野豬當然不是真的野豬,是一個凶惡的通緝犯叫做Marrascaud,他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,召請惡黨在雪山之巔集會,感覺很像要「華山論劍」。警方早一步接獲線報,已經派有臥底警察在當地(據點為淡季無人的旅館)埋伏,但是臥底警探單槍匹馬恐有遺漏,於是請白羅友情客串,用他的灰色腦細胞幫忙抓出這隻危險的野豬(已經殺了一個出版商並搶奪其錢財,通緝在逃)。

 根據《Mythology》的記述,大力士Hercules為了抓這隻野豬,是一直追趕牠,把牠追到筋疲力盡,最後在冰雪之地將牠生擒,這一次的故事設定跟希臘神話完全相符,其實是很不錯的,只是情節老梗了點。

 〈The Erymanthian Boar〉在玩的梗是克莉絲蒂小說的家常便飯,叫做「誰是誰」(Who’s Who)的遊戲,莫名奇妙跟白羅同坐一台纜車的人全部要上雪山!全部都住在同一間旅館,每個人都看起來挺正常的,但也有可能全部都是要去「華山論劍」的雪山惡魔黨。究竟逃犯Marrascaud的目的是什麼,他又會隱藏在何種身分之下,白羅又要怎麼樣把他抓出來呢?都已經寫到白羅最後一本短篇集了,故事不至於不合理(雖然情節仍有些誇張),但是元人講一個例子,大家就可以知道,阿嘉莎嬸嬸已經盡力在表現。

 以此短篇發表的1940年為基準,往前回推11年,在1929年,克莉絲蒂發表一本屬於Superintendent Battle(蘇格蘭場巴鬥主任)的系列故事,是系列第二本,叫做《The Seven Dials Mystery》(七鐘面之謎)。那本小說是元人強烈反感,克莉絲蒂小說最無敵爆爛,爛到不行的一本,而它的主題就是在玩這種Who’s Who的遊戲,收拾得亂七八糟,根本塘塞讀者,沒有一點合理性。

 從上文推論讀者可以思考,《The Seven Dials Mystery》是一部寫壞的長篇,〈The Erymanthian Boar〉是一部還算可以的短篇,前者只有巴鬥主任,後者有白羅,賭神跟傻強你選哪個?(噗)所以說克莉絲蒂已經進步很多了,雖然也不算是符合期望,至少沒有嚴重的敗筆。

 講完了白羅第四道任務,我們又要再進一本長篇,這次是1946年的《The Hollow》(池邊的幻影)。元人隱隱有感覺,這部長篇樹立了克莉絲蒂晚期作品的最後一個典型,就是「弄假成真殺人事件」。白羅系列最後十數本長篇裡面,大概有三到四本都是用這樣的模式在舖梗,至於到底是哪幾本?在此先不說破,敬請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