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

江湖奇俠271:盧瑞與方紹德的人物小傳(四十)



 《江湖奇俠傳》第七○回「搶徒弟鏢師挨唾沫 犯戒律嶽麓自焚身」。
 
 藍辛石跟方紹德討論他為何不是處男的問題討論了半天,終於也已經走進第七○回了,方紹德說他要出門找徒弟,最多不過三年,他的房子要記得打掃,故事焦點就轉開了。

 方紹德離開苖峒,在湖南各府、縣遊行物色了多時,沒遇著相宜的人物,遂由湖南入江西。看到這裡大家真的要感覺很奇怪,為什麼劍仙一流的人物每次都要去湖南?湖南是專門生產劍仙還怎樣嗎?因為前面的故事已經交代「江西吉安府」,方紹德只好又由湖南入江西,不然就不連戲(噗),在江西他碰到一個人,是意料之外的。方紹德痛恨金羅漢,卻不知道要防範這個人,根本白癡,這個人就是金羅漢的大徒弟劉鴻采,詐騙集團首腦,惡魔黨大頭目。

 方紹德遊歷到萬載,正在一處高山上徘徊眺覽,忽聽得東南方半空中有破空的響聲,彷彿響箭劈空而過,如果是梁羽生小說,這段就該是《鳴鏑風雲錄》的開頭了吧!(鳴鏑即響箭)

 方紹德一朝被蛇咬,十年都怕草繩,怎麼說呢?因為那個破空聲響他曾聽過一次,就是金羅漢的雙神鷹,劃破天際時候翅膀摩擦空氣,會發出這樣的響聲。他一聽就生起厭惡,不要又是那扁毛畜牲飛來作弄我了吧?(誰叫你自己沒禮貌),舉目向東南方望去,居然看到一條白東西(是鬼太郎他麻吉嗎?)比箭還急,直向這山頂射來。

 方紹德平常最愛抓小鳥,這條空中飛的抹布偏偏不抓,等到人家下降他還一直瞪眼看著,那條白東西在數丈外的山頭落下,白布掉落,現出一個儒冠儒服,年約五十歲的人來——難道是「玉面神君」東方玉?(你很煩)

 那人面上很透著些斯文之氣,花白鬍鬚,于思于思的下頷都滿了(所以不是大頭佛東方玉)。一眼看見了方紹德,似乎被人識破了他的行蹤,很吃驚的樣子,不住的用兩眼向方紹德打量。

 這段描寫很有深意,從方紹德看到空中的白布(感天動地竇娥冤)到劉鴻采現身攀談,真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。劉鴻采一見方紹德,就直接叫破身分,攀交情套近乎,把方紹德讚得臉熱,卻不講自己是誰,非常的陰險。方紹德並沒想到,劉鴻采沒事在天空飛得好好的,一看到方紹德就突然下降,落在山頭上攀談,這不是因為有「老賈」在旁邊提醒他嗎?

 既然假裝成一塊白布在飛行,就是不希望人家識破,怎麼會故意飛下來還假裝大吃一驚,「哎呀,這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『峨嵋新貴』方紹德方老哥嗎?看你穿一身白衣我就知道了。」方紹德還以為自己眼力好,其實劉鴻采早就整套劇本都編好了,只等方紹德食餌上鉤。

 劉鴻采故意攀交方紹德,到底是什麼意思?不肖生並沒交代,可是劉鴻采提供給方紹德盧瑞的行蹤,方紹德才會沒事跑去吉安府跟胡大個子搶徒弟,算起來劉鴻采也是一個很稱職的穿針引線人,只是他不幹正事。

 這段情節有交代說,方紹德看劉鴻采進了萬載清虛觀(是跟蹤嗎),猜測他是崑崙派的人,這裡的「萬載清虛觀」應該不是笑道人的根據地,因為他們現在人在江西又不在湖南,大概是「天地會青木分舵」這種感覺,清虛觀萬載分店這樣子。又或者說,方紹德根本是中了劉鴻采的「瑪努沙」(マヌーサ/幻惑之術)才會看到他進清虛觀,也不一定!方紹德本來是道行很高的人,碰到金羅漢就跌跤,現在又受劉鴻采蠱惑,跑去跟人家搶徒弟,元人看到真的也是醉了。

 回說一個小情節,就是楊繼新當初中美人計陷阱,錢素玉、蔣瓊姑幫助他逃亡的時候,有交代說上馬之後就不要停,一路狂奔,因為那惡賊(劉鴻采)會飛行!從這裡接回去看,哇,劉鴻采真的會飛的,型男飛行日誌就對了。

 然後把劉鴻采的舞空術跟前文對照一下,咦?真的劍仙都是這樣飛,因為早在故事第二回「述往事雙清賣解 聽壁角柳遲受驚」前文當中就有記載,紅姑飛行時只一道紅光,現形之後身上很多紅布條,包得像個女忍者。劉鴻采飛行是全身白布,現形之後儒冠儒服,大同小異。

 經劉鴻采提點,方紹德轉往吉安府找徒弟,還沒講跟徒弟相見歡如何的情形,先來試探胡大個子,發現對方只是個草包,在他臉上吐了口痰,大笑而去。

 不肖生為了把故事前後串連,又寫了許多贅字這裡不看,下一回筆記直接講,方紹德把盧瑞劫走之後,兩人發生了什麼事。

 欲知後續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