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

江湖奇俠314:「火燒紅蓮寺」是怎麼回事(三十八)

 這一回筆記是故事伏筆的大揭盅,白話文叫做「不肖生要講不講的,元人全部給他講」,首先我們把故事主線釐清一下。

 上回筆記說到,常德慶飛劍拚輸陳繼志,對吧?所以陳小朋友的表嫂甘聯珠,跟躲在樹林子裡看戲的柳遲,都毫髮無傷,常德慶讓小朋友洗臉,拾起拐杖一跛一跛走了,可是他是往紅蓮寺去。

 柳遲提出疑問:「這個乞丐往紅蓮寺去,怕不是通風報信嗎?卜巡撫豈不是危險了?」陳繼志跟甘聯珠都打包票,他們如果要害卜巡撫,早就動手了,根本不用等常德慶。通風報信正好,因為巡撫院的兵到,紅蓮寺的妖僧都跑光了,救卜巡撫連廝殺都不用,不費吹灰之力(可是也根本抓不到元凶不是?)

 再來陸小青也補上了,陳繼志正好有話要跟他交代。什麼話呢?原來陸小青對上知客僧「菜埔」,原本要用自己的肉身試緬刀,菜埔不是突然收刀跑掉嗎?就是多虧了陳繼志,他發的梅花針,打中菜埔的腕脈,不然以緬刀之鋒利,不但陸小青胳膊會斬斷,可能從頭到尾劈成兩半都不好說。

 不肖生在這裡補述也說,硬氣功無法抵擋緬刀的鋒利,元人的推想是對的。

 所以紅蓮寺群俠,除了眼瞎撞進去的陸小青,暗中埋伏的柳遲,更早還是甘聯珠跟陳繼志這對表嫂兄弟,他們頭戴了紅姑給的遁甲符,一直隱身埋伏在暗處,陳繼志的梅花針本來都是照打和尚頭(還真陰險),利用髮根的遮掩使梅花針看不出來,這就是為什麼卜巡撫受囚卻無大礙的原因,因為淫僧只要想動手,頭上就中針!所以不敢妄動。

 在陸小青那段情節,陳繼志因為來不及打和尚頭(打他頭刀還是照劈吧),只好攻擊腕脈,但是一打腕脈梅花針就留證據了,淫僧就知道有人埋伏了,陳繼志怕他們破了遁甲符的隱身術,起動飛劍攻殺二人,只好退出紅蓮寺來,以一敵多難保表嫂無事。偏那麼剛好柳遲、陸小青跟常德慶纏上了,妖僧人多勢眾,難以抵敵,常德慶功力還不如何,倒是拔了一個好彩頭。

 跟著陳繼志又說,你們只知道卜巡撫受困,可是不知道他困在哪裡吧?就在陸小青聽到出怪聲,要去掀來不及的那口大銅鐘裡面!跟著柳遲和陸小青等了一會兒,巡撫院趙振武帶兵趕到,一行人浩浩蕩蕩殺奔紅蓮寺,妖僧全跑得一乾二淨(這哪門子剿匪?)扛起銅鐘救起卜巡撫,原來已三日不進水米!

 「火燒紅蓮寺」的正文到這裡全部講完,所以再來要進「刺馬」了嗎?No!

 「火燒紅蓮寺」的本傳雖然結束,旁支故事還有兩套,一套小的,是講卜巡撫因何受難;一套大的,是講住持「知圓」的人物小傳,從知圓和尚才會扯出「刺馬」故事,即張汶祥刺殺馬心儀(馬新貽)故事。

 欲知後事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——不過元人這回重開機,已經用掉七十幾條筆記,有點厭煩。下一期連載元人劍劍美(幾時又有連載?)先講「八十七分局」的小說筆記,使用文本是八十七分局第八輯故事《Lady Killer》,敬請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