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

[說短] The Lernean Hydra(勒爾那九頭蛇)




篇名:The Lernean Hydra
中譯:勒爾那九頭蛇
收錄:赫丘勒的十二道任務(遠流出版)
文本:The Labors of Hercules(HarperCollins出版)
序號:白羅短篇39
作者:阿嘉莎.克莉絲蒂(Agatha Christie)
原始:1939年十二月


 故事開始以前先交代一下歷史資料,本篇〈The Lernean Hydra〉是先在美國首刊,1939年九月就刊了,刊物是《This Week》,篇名叫做〈The Invisible Enemy〉(看不見的敵人)。

 後來在同年十二月,在《The Strand》刊載時,才回到原名〈The Lernean Hydra〉,這個是要看《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 of Hercule Poirot》(HarperCollins出版)才能得到的珍貴資料。

 跟The Nemean Lion一樣,The Lernean Hydra也是「地名+怪獸名」的組成,是說在Lerna地方有一隻九個頭的怪物,棲息在沼澤地,而Hercules的第二道任務,就是要把這隻怪物鏟除。

 稱為「九頭蛇」感覺好像不夠威風,如果讀者自行google可以發現,圖片所畫的都是「九頭龍」,是西洋概念的龍,九個頭共用一個身體,有四隻腳,可能還有翅膀。如果用中文的「龍」跟「蛇」的概念去想會很奇怪,因為Hydra的身體是一整個,而不是一長條,如此轉念一想,所謂的「九頭蛇」其實正式解釋開了,是一種類似蛟龍的幻想生物,九個頭的蛟龍。

 Hercules對戰Hydra,可以說「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」因為兩邊的名字都是H開頭(這哪招 XD),《Mythology》裡面記載,Hydra的九個頭裡面有一個頭是不會死的,砍掉它又會生出兩個來,然後說「其他的頭也差不多是那麼糟糕」,那我很想請問,到底有幾個頭會「砍掉一個長兩個?」如果每個頭都這麼搞,那這隻Hydra身上不是一堆頭,就像《包青天》主題曲唱的:

 「錦毛鼠,一身是膽。」
 
 「Hydra,一身是頭?」

 把它按邏輯去想,Hydra的控制中樞會轉移,「有一個頭不會死」是幌子,其實每個頭都不死,全部砍下來的話,最後砍下的那顆頭為不死。「砍下一個頭又長出兩個」是指說,如果九個頭裡面給人砍下了兩個,馬上又會長出兩個,等於毫髮無傷。那如果只砍下一個頭呢?很簡單,慢慢長就好了,Hydra的身體永遠只有九個頭,要受傷超過一個頭,才會發動回復機制同時長出兩個頭。

 Hercules鏟除Hydra的故事,重點還是在「怎麼樣讓不死的怪物可以消滅?」這次的方法比前一次更花心思,Hercules找來他的姪兒幫忙,他每砍下一個頭,就用火把燒灼傷口,讓組織壞死無法再長新的頭,如此一個一個過濾下來,終於把九個頭都砍掉。《Mythology》說Hercules把那個不會死的頭壓在巨岩底下,結束了這個故事。Hydra的故事真的啟發了後世很多,對於「不死」的概念,日本人玩得很瘋,因為例證太多我們就不說明了。

 從這兩次任務我們可以看到,Hercules根本是《少年JUMP》最愛描寫的那種男主角,衝動、毛躁、情感豐富又沒什麼主見,很容易受人驅使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務。十二道任務(苦役)幾乎都是在奪寶打怪,而且中間還接連獲得武器和防具。Nemean Lion的皮刀槍不入,是上好的皮鎧甲,披在身上就不用怕敵人從背後偷襲;Lernean Hydra的血有劇毒,Hercules把箭泡在毒血裡,變成非常好用的長距離兵器,在後來的任務派上用場。

 回到我們的故事,這個任務當中,白羅老爹所面對的Hydra是什麼呢?是謠言。謠言這玩意兒就像Hydra一樣討厭,砍掉一個頭又生出兩個來,這個意象很適切,本篇也是《The Labours of Hercules》的名篇,曾經出現在克莉絲蒂的短篇選集,因為元人老早就看了好幾次,所以印象非常深刻。

 這回的故事在說,有一個醫生深受謠言所苦,請求白羅幫忙,謠言的內容是什麼?因為這個醫生的太太長期臥病,後來一病不起了;本來人死就死了,跟謠言沒什麼關係,但是最近卻風傳,醫生太太是砒霜中毒死的!說胃炎云云只是假象,是醫生為了要跟自己的藥劑師結婚,下毒把太太毒死的!

 醫生太太是不是遭人謀殺,其實一個巴掌拍不響,是這個醫生真的愛上了自己的藥劑師,謠言才會那麼痛和傷。而且很奇妙的,藥劑師小姐也並不否認她和醫生相愛!醫生太太生病的過程中,醫生並沒有越軌的行為,他並不愛自己的太太,但是他也並沒有不忠實。藥劑師小姐愛著醫生,但是她也不願破壞人家的家庭。

 那──謠言到底怎麼傳出來的?

 這一則短篇〈The Lernean Hydra〉呼應了克莉絲蒂很多名作,好像我們之前提的《Sad Cypress》(絲柏的哀歌/淒涼的柏棺),只要把事實弄清楚,當事人就可以終成眷屬,或者受法律制裁,這是一個。

 再來瑪波小姐系列長篇《The Moving Finger》(幕後黑手),題材就是小鎮謠言引起的謀殺案,《The Moving Finger》這個題名非常有意思,字面上叫做「移動中的手指」,講白話一點叫「手指很忙」,忙什麼?忙著打匿名信製造謠言哪,實在是意象豐富的一個題名。

 然後Hercule Poirot在故事之中,自己跑腿是有跑,管家Georges也出了不少的力,就像Hercules的外甥一樣,幫忙遞火把來燒灼Hydra。

 另外提一個有趣的,管家Georges,他的名字多一個s,不是英文的拚法,可能他也是比利時人──因為「正港的比利時人」,馬戈探長(Inspector Maigret)系列小說的作者Georges Simenon,他的名字也是Georges。

 這一則短篇跟上一則短篇相比,克莉絲蒂不但把希臘神話的意象成功轉化,幾個經典的梗也都有點到,非常高妙。可是元人在這裡也要提醒大家,十二道任務當中不是每一篇都那麼獨到,再下去的任務重覆的梗也很多,總的來講,值得一看的任務大概是一、二、六、十二這四篇,其他的任務我還要重新發掘。

 下一個任務〈The Arcadian Deer〉,阿卡迪亞「親愛的」(喂)。

 欲知後事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,不過我們要先進長篇《Five Little Pigs》(五隻小豬之歌),看完長篇再回來看兩個任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