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4月13日 星期六

江湖奇俠340:不肖生說「刺馬」故事(之十)

 延續上一回筆記的地理課,鄭時張汶祥所雇的船,大風時找不著汊港,只得選擇沙灘拋錨。這裡講的「沙灘」跟我們所認識的,海水浴場的「沙灘」不是一碼事,沙灘水淺,植物能生長,停泊在沙灘上不只船很難起動,還可能迷路!因為沙灘上的蘆茅都長得很高,做為掩蔽非常好用,船靠沙灘,難起動、視界差,還容易遭強盜。

 原書第三冊第三六一頁,鄭、張二人船隻所拋錨的沙灘,一望無際,盡是七、八尺深的蘆茅,被狂風吹得一起一伏。七月初天氣間的蘆茅,尚不曾完全枯槁白頭,青綠黃白相間;起伏不定的時候,就和大海中的波濤一樣。

 看到這一段描寫大家知道,為了避風停進沙灘,對船家而言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,江面上那麼多船隻,能躲就躲,大家都停進汊港,只有他們一艘船停上沙灘,這表示船是孤立的;剛剛又說蘆茅長得高,容易遭強盜,是不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呢?讓鄭時認識柳家女兒的契機。

 鄭、張船停的時候天色尚早,風吹不息,走得快的船先搶進了汊港,只有他們的船停沙灘;可是江面上到底多少艘船哪?走的慢的不是也要停沙灘?就是這個機會讓兩船相遇了。鄭時張汶祥在船頭閒聊了一會兒,進到艙中,忽聽得江邊有船篙落水的聲音,張汶祥推開窗門向外看時,有一大一小兩條船,撐過灘邊來停泊。鄭時看出來這兩條船吃水都很淺,肯定沒載多少貨物,這句話是呼應前面「船搶進汊港」這件事,載貨重的船吃水深,停上沙灘用不著拋錨,簡直就是擱淺!吃水淺的船還可以趁便停一下沙灘,因為不難起動。鄭時講話句句中的,真的是飽學之士,不肖生人物設定做得好。

 行船的人,照例不起更就睡了,起更是指第一次打更,約是晚上七點左右。鄭時、張汶祥躲進沙灘時「天色尚早」,等到一大一小船也停過來,差不多已快傍晚了,然後接這一句,是為了後續的舖陳,張汶祥注意到船來,鄭時懶得理會,早早就睡了,這跟後面的故事有大干係。

 不肖生繼續說,鄭時這夜在睡夢中,猛被鄰船上哎唷一聲驚醒了,醒來便覺得船身有些兒蕩動,接著又聽得有人撲通落水的聲音。欲知後續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