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

[道長] Peril at End House

書名:Peril at End House
中譯:危機四伏(遠流)、古屋疑雲(遠景)
作者:Agatha Christie(克莉絲蒂)
年份:1932
系統:白羅長篇05


 白羅老爹跟海斯汀上尉,從《Murder on the Links》(高爾夫球場命案)分飛,在《The Big Four》(四大天王)重聚,在這之後偶爾會合體,而且很妙的是,Captain Hastings的妻子從此沒有再出現,也未提到他們的小孩。

 這次要講的《Peril at End House》就是一部白羅跟海斯汀合體的長篇,他們本來是一起出門渡假,落腳在英國南端St. Loo這個地方的Majestic Hotel。旅途中他們邂逅了一位飛揚跳脫的美少女,叫做Nick Buckley,她是古老家族的最後一位正宗嫡系,繼承了一棟只有紀念價值卻沒實質利益的古屋大宅,叫做End House(懸崖山莊)。

 End House的取名是因為它座落在懸崖上頭,大宅背海,窗外望出去就是無垠的海洋,懸崖邊上只有這麼一棟,又是最後一棟,所以叫做End House。但是從字面來上判斷,這個名字很不吉利,因為Nick Buckley小姐她們家的本房親戚全部都已經the end了,只剩下這麼一位孤伶伶的美少女,而她竟又那麼剛好,躲過了好幾次的致命危機!

 先是床頭上的掛畫掉下來,僥倖沒有砸爆她的頭;再來懸崖邊上的落石攻擊,還有煞車失靈,差點連人帶車跌落山溝──而在跟白羅老爹攀談的過程中,她以為帽子裡面有蜜蜂,那知道後來發現,居然帽子邊上那個小黑點是彈孔!

 白羅老爹本來是出門休假的,本來也不太喜歡這位談吐前衛、態度嬌縱的「古老家族最後一位美少女」,但是人命關天,既然讓白羅老爹發現她有性命之危,舉手之勞說什麼也非幫不可!究竟白羅老爹的英雄救美,能夠免除Nick Buckley的性命之危嗎?

 談起這部《Peril at End House》,元人覺得阿嘉莎嬸嬸這時候還在摸索自己的獨創風格,摹仿痕跡仍重,但是已經開始小破小立。在《The Murder of Roger Ackroyd》(羅傑.艾克洛命案)之後又把Captain Hastings拉回來,用「福爾摩斯與華生」的探案模式來寫──元人的感覺是,克莉絲蒂在這段時期筆鋒不夠穩健,必須要用一些比較制式的套路來做舖陳做輸出。

 本書除了探案型式走老路以外,連核心詭計都是跟前輩借用的(如果熟悉「福爾摩斯探案」就會很清楚知道),但是克莉絲蒂做出了什麼突破?有,阿嘉莎嬸嬸試著在很平板的傀儡戲當中「讓每個人都有戲」,從一開始佈局的步步驚心(Nick Buckley閃過多次性命之危),到出場人物的關係糾葛浮上檯面(每個人都不如想像中單純),隱藏線索一直一直爆發,給讀者一種驚喜的感覺就是,「哇!原來大家都在演嘛,不是只有偵探跟凶手而已。」這是《Peril at End House》比較匠心獨具的一個部份。

 用元人的角度來講,克莉絲蒂的這種寫法,鍛煉到爐火純青,就是元人最愛的白羅長篇《Death on the Nile》,結構大、出場人物多、關係牽連又很複雜──而且沒有海斯汀!《Peril at End House》比起《Death on the Nile》還要差一大截,但是看得出來,作者有意思往這個方向去走。

 元人在寫本書書介的時候,中文連英文已經是看了第四遍。書的內容記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記得「帽子裡有蜜蜂──有彈孔」這個橋段,還有凶手到底是誰。然而很妙的是,我明明知道凶手是誰,卻無法辨識她的動機!其實這是因為阿嘉莎嬸嬸埋梗埋得太深,故事前半的敘述又不是很強,看起來就覺得很悶。

 本書的女主角是End House的女主人Nick Buckley,某古老家族最後的嫡傳血脈。她是一個非常現代的女性,牙尖嘴利,灑脫不羈,只是眉宇之間經常鎖著一抹淡淡的憂鬱,面容也很憔悴。白羅和海斯汀跟她對上,先不要討論年齡與性別的差異,單單敢說「海斯汀先生,你真像白羅身邊的一條狗。」這句話就讓元人吞口水嗆到了(這妮子也真沒禮貌──事實真相怎麼可以隨便講呢? XD)Nick Buckley是這場傀儡戲當中相當具有個人魅力的角色。

 最後提一個很好笑的是,白羅和海斯汀碰上了Nick Buckley,真的很像兩人一組的「歐吉桑卡好」,原本很gentleman的行為舉止,一下子變成為老古板了!白羅老爹為要搜查案情線索,到End House去把Nick Buckley的房間翻箱倒櫃,搜查老實不客氣,連她放內衣褲的抽屜都打開找。這時候海斯汀在旁邊很害羞,說這樣子實在有違君子風範什麼的……結果讓白羅老爹搜出了重要物證。這個時候元人心想,「海斯汀你是怎樣?結了婚以後都沒做還怎樣?裝什麼害羞啊!」真的,白羅長篇每次出現海斯汀,根本就是要放煙霧彈,請他來亂的。

 下一本白羅長篇,我們要談的是《Lord Edgware Dies》(埃奇瓦男爵之死)。中文版「遠流版」的譯本是用另外一個名字,叫做《Thirteen at Dinner》(十三人的晚宴)。 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