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

[說短] 小野的〈黑皮與白牙〉




 十八歲,對男生來講代表著什麼意義?對元人來講,沒破處男好像都沒意義。十八歲生日那天,我也給自己買了一本《PLAYBOY》,可惜當時沒有所謂《3D肉蒲團》,不然我大概也去看,然後跟著憤怒哀傷(噗)。元人的十八歲沒有特別的什麼意義──又或者這所謂的十八歲的特殊意義,只是小說家者流用來歸納整理人生片段的時間印記?

 小野的短篇小說〈黑皮與白牙〉,採取第一人稱的「我」當敘述者,故事裡面的「我」叫做韓敏傑,一個名不符實(根本不「敏捷」)的高中男生。整篇故事以他的十八歲生日做為分界點,分為「十八歲之前」跟「十八歲之後」。韓敏傑原本以為,十八歲之後日子會好過點,但沒想到……

 十八歲之前,韓敏傑是一個有夢有朋友的高中男生。根據文中所述,他長得不高,又很瘦,粗黑笨重的眼鏡框遮掉了大半張臉,一雙短腿永遠也打不直──由此可見,他並不是一個所謂「玉樹臨風」的翩翩佳公子,倒比較像是半夜睡不著覺,把心情哼成歌,溜進廁所看黃色小本打飛機的,我們的哥哥爸爸那一輩的蝸居奇男子。

 上文說到韓敏傑「有夢有朋友」──是啊,他的朋友叫做「黑桃J」,全班最罩的太子爺。家中獨子,老爸叫「黑桃K」,在髮禁森嚴的年代居然燙著頭髮上學校沒人管,訓導主任「雙尾蠍」是他麻吉,所有班上的科任老師都是他家家教。韓敏傑跟黑桃J是好朋友(嗎)?或許吧,因為黑桃J英文雖然好,考數學也需要人家罩。

 而韓敏傑的「夢」有兩個,「第一夢」叫「白牙」,唸北商的漂亮女生,牙齒很白、氣質出眾,韓敏傑自見過她之後便暗暗為之心動,於是把人家取了一個綽號叫「白牙」(White Fang)……是的,你沒看錯,就是Jack London經典小說的書名。雖然韓敏傑不曉得,但是小野應該知道,White Fang的「白牙」指的是「獸牙」,用於形容美女實在不雅,由此可見韓敏傑的英文程度果然很差。

 韓敏傑的「第二夢」叫黑皮,並不是叫做「夢姑娘」(你以為是聶風他馬子嗎?)黑皮姑娘其實很漂亮,蕙質蘭心的那種人,只是因為皮膚黑、少梳粧,又沒有錢唸書,都在老爸的麵攤幫忙,所以才讓韓敏傑有機會偷香(噗),每每趁著宵夜之便,點一碗陽春麵、豆乾雞脖子,就著當前美景吃著。如果元人是韓敏傑,肯定的是會越吃越餓,因為元人畢竟也不敏捷,而且又很好色。

 韓敏傑那「有夢有朋友」的十八歲,就在這些字裡行間裡悄悄溜走,他本以為走過了十八歲,日子會變得好過一點,結果呢?

 ──元人故事講到一半,就要勒馬收繮啦!

 韓敏傑十八歲生日那天,校園裡裡外外發生了好多事情,但大致上不脫韓敏傑生活周遭的「有夢有朋友」。朋友的部分比較精彩,關於黑桃J的角色塑造,其實是〈黑皮與白牙〉最見功力的幾段舖陳,按住不講。

 而在夢的部份,元人只能透露說──韓敏傑在十八歲生日那天遭到白牙與黑皮接連發出真空咒文「バキ」,並且招招中的──這接踵而來的失戀風刃,簡直就像「バキ.クロス」一樣的嘛!此言非虛,有歌為證:

 「明知失戀真甘苦,偏偏走上失戀路……」

 〈黑皮與白牙〉乍看之下就是一個高中宅男(當時學名叫「書呆子」)的失戀故事,而根據作者小野在前言所說,「黑皮」與「白牙」都是他高中時認識的女孩子,「黑皮」代表著他的「寂寞」、「白牙」象徵著他的「憤怒」。

 話雖如此,〈黑皮與白牙〉故事當中最活靈活現的角色卻是黑桃J,表裡如一的黑桃J,黑皮與白牙都是韓敏傑的陪襯角色,黑桃J真正一枝獨秀,並且他還有死忠的影武者:泰北的駱駝。

 〈黑皮與白牙〉最令人感同身受的地方,在於作者小野寫出了當代典型的高中生活,你我都曾經懵懂走過。元人教育水準低,連高中也沒畢業,但是講起「喜歡的女孩子」這種男人世界的共通語言,看再多遍〈黑皮與白牙〉總也不覺得厭倦。

 圖片取自「博客來網路書店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