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

[道長] The Murder on the Links(高爾夫球場命案)


書名:The Murder on the Links
中譯:高爾夫球場命案(遠流)
作者:Agatha Christie(克莉絲蒂)
年份:1923
系統:白羅長篇02

 克莉絲蒂的「白羅探案系列」我們從第一本長篇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(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)看起,鑽研至今,已經是第二本長篇小說……

 這段話乍看之下非常好笑,怎麼會「鑽研至今」只是第二本長篇小說?難道元人還把克莉絲蒂小說當成教科書拿到課堂上講,每節講兩頁,一學期只堪堪講完一本嗎?

 事實上不是的,如果有追看此系列書介的讀友就知道,從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之後,我們經歷了二十三則的短篇故事(都有順序編號的),講完第二十三則白羅短篇〈The Double Clue〉(雙重線索)因為順序接得上,才又轉入第二本長篇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(The Murder on the Links)來談,這本講完之後,就又要轉回去談短篇故事了,下一則短篇是〈耶誕歷險記〉(Christmas Adventure)。

 元人在講白羅短篇的時候一直打廣告,因為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是整個系列第一次的轉型所在,它的重要性有點類似「福爾摩斯探案」的《四簽名》(The Sign of Four)。原本「福爾摩斯探案系列」都是由華生醫生當敘事者根據案件記錄撰寫當時回憶,但是在《四簽名》書中華生結婚,不再和福爾摩斯同租貝克街的那間公寓,連帶影響後續的述事風格和情節,也多多少少出現了一些變化。

 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當中出現了類似的情節,Captain Arthur Hastings在火車上和初識的女孩墜入情網,陌生人自稱「灰姑娘」(Cinderella),天真美麗又大方,三言兩語間就把咱多情劍客海斯汀迷了個暈頭轉向,並且念念不忘。其實說來Captain Hastings在系列當中常常墜入情網,頗有點「戀愛上癮」的意味,從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就開始有這種傾向,在後續的短篇故事當中仍然不乏因為感情蒙蔽理智的案例。而在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當中,海斯汀上尉真的犯下他「一輩子的錯」,眼尖的讀者看著看著,或者都不知是該笑該哭?

 或者本書改個名字,也可以稱為《啼笑因緣》吧!因為海斯汀的作為實在是擾亂了白羅老爹最引以為傲的「整齊」和「秩序」,簡直就是吹皺一池春水。幸好他知錯能改,趕快跳進愛河、退隱江湖,不然我看白羅老爹也是很難處理(有這種不定時炸彈在身邊,真是……)

 既然談到「福爾摩斯探案」,那麼理所當然的,也要來侃一下「布朗神父探案」。之前元人說到,克莉絲蒂小說摹仿福爾摩斯,卻深得布朗神父之神髓,其實在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當中,證據益發明顯。

 白羅老爹探案講究「心理證據」,最討厭研究「煙灰和腳印」,這點之前已經提過。而在本書之中,白羅老爹更是援引舊案The Beroldy Case來說明凶手的犯案動機。因為犯罪行動就像藝術創作,每個人的手法都有其獨創之處,同樣的手法在同樣的創作者身上,如果曾經成功,其後必會加以重複──根據這個邏輯,白羅老爹才能撥開雲霧見青天,直擊命案背後的事實真相,如同親眼目睹一般神奇!

 援引舊案偵破新案,這是白羅系列經常出現的「會心一擊」;在「布朗神父探案」書中,布朗神父的做法是「我把自己想像成凶手,然後我會知道他要怎麼做。」這是布朗神父神乎其技的「心證推理」,二者可說是一脈相承。

 如此這般的辦案心法換到了瑪波小姐(Miss Marple)身上,則又風格丕變改成「我聽那個王媽媽說,李媽媽她們家隔壁二樓的周太太曾經怎麼樣怎麼樣,所以就怎麼弄怎麼弄……」居然是利用三姑六婆的蜚短流長當成實際可用的罪案範例(故事往往比歷史更真實 XD),然後便可以像布朗神父、白羅老爹一樣輕輕鬆鬆便釐清案情!

 從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一書來看,白羅老爹的辦案風格師承自布朗神父而非福爾摩斯殆無疑問,更有甚者,瑪波小姐的探案方式跟白羅老爹也是如出一轍,只是瑪波小姐的「心領神會」更接近「謎林第一智者」布朗神父,表現方式也較為誇張,就比較難像白羅老爹那樣,廣為普羅大眾所喜愛、所接受。

 「布朗神父探案」和「福爾摩斯探案」另外一個決定性的差別則是:對於華生角色的態度。「福爾摩斯探案」當中,華生醫生對於福爾摩斯是絕對忠誠,如臂使指,甚至還曾經為了辦案方便讓福爾摩斯矇在鼓裡,弄得他滿腹辛酸委屈;而「布朗神父探案」對於華生角色是探取比較冷漠疏離的態度,甚至可以說呢……布朗神父不需要所謂的「華生角色」。

 從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來看,白羅老爹和海斯汀上尉這對共戰夥伴,在經歷了兩本長篇以及二十三則短篇之後,因為不得不然的特殊因素,終於宣告拆團分手,往後只有機緣巧遇才會再讓他們PH合體,但那機會畢竟是少。在海斯汀之後,白羅老爹也曾嘗試另請高明來代替海斯汀上尉做敘事角色,結果反而是更加糟糕!但是那一本長篇探案也成為克莉絲蒂白羅系列最初的經典作品,因為涉及謎底,元人在此就揭過不提。

 最後說到對於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的整體評價:這一本書雖然是稍嫌囉嗦,又有一點走味變調(關於海斯汀上尉犯下他「一輩子的錯」),但是整體而言仍然算是好看的作品,詭計的包裝頗見功力。比較糟糕的反而是中文翻譯,因為譯文差勁,連帶中文版給人的觀感也不好。回頭看英文版的話,才會發現文中處處充滿樂趣,連故事開頭海斯汀在火車上遇見Cinderella,兩人練肖話,在過程中相互吸引的雜蕪片段也讓人覺得很有趣。尤其Cinderella和Prince的前後對應,二次呼求「地獄博士」(Dr. Hell)之名,沒看英文版的話,真會以為他們兩個都是永井豪的書迷(爆)。

 〔註〕Dr. Hell(地獄博士/赫爾博士),是日本漫畫家永井豪《無敵鐵金剛》(魔神Z/マジンガー Z)書中的大反派。


 圖片取自http://agathachristie.com/shop/books/novel/191/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