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13日 星期日

[說短] Roald Dahl的〈女房東〉(The Landlady)



篇名:女房東
原名:The Landlady
原始:1959
出自:The Best of Roald Dahl
臺版: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
作者:Roald Dahl
譯者:吳俊宏
出版:臺灣商務出版社
日期:2004年11月1日

http://www.nexuslearning.net/books/holt-eol2/collection%203/landlady.htm

繼〈Lamb to the Slaughter〉(羊腿凶殺)之後,元人選中了這篇〈The Landlady〉(女房東)再來推薦、分享給讀者。這一篇故事非常簡單,角色只有兩個人,一樁行動,但它卻是一篇犯罪小說的經典,很多作家都摹仿、混用此一典型,包括Agatha Christie。

〈女房東〉的故事很簡單,敘述一個年方十七歲的英俊少年郎Billy Weaver從大都會的London來到鄉下小鎮Bath,要到他所屬公司的分支機構走馬上任。離開火車站天色已晚,Billy想要找一間經濟實惠的旅社,暫且渡過一晚,準備明天上班,然而他在尋找旅社的過程中,卻讓一張具有魔力的告示牌 “BED AND BREAKFAST”吸引住了。

這是一間平凡的民宿,燈光溫暖氣氛恬靜,屋子裡只有一位心地善良、有點傻氣的女房東(年約四十五至五十歲),並未看見其他住客。這位女房東有著可愛的粉紅色臉頰、天真無邪的藍色眼睛,單從外表來看(請恕我直言)簡直就像克克莉絲蒂筆下的瑪波小姐(Miss Jane Marple)!

屋子裡的氣氛真的很好呢,臘腸狗懶懶地趴在地上酣睡不醒,鸚鵡也栩栩如生的立在架子上不動。旅館登記簿上有兩個名字,Christopher Mulholland 和Gregory W. Temple ,應該不是特別出名,但是卻覺得耳熟能詳的人物。

(他們兩個人好像有點關聯……是什麼原因呢?好像……都曾出現在報紙頭條!)

Billy Weaver雖然心裡有點疑懼,面對到當前傻傻的女房東,她出乎意料的租金和服務,還是覺得住到賺到。她和女房東聊天喝茶,淺啜了一口,再來幾口……嗯,這茶好奇怪啊,怎麼有苦杏仁味?

然後故事發展到最後,Billy Weaver問女房東說:「旅館登記簿上只有兩個名字,又相隔了三、四年,這中間有人曾經到妳這來住嗎?」

女房東笑笑地說:「沒有啊,到了現在也只有你來而已。」

然後故事結束。

Roald Dahl的短篇故事,元人總不避諱破梗(雖然我相信,還是有很多讀者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),因為作者的描寫功力超卓絕倫,就算我把重點都提示出來了!作者的描寫仍然值得一看,氣氛的營造依然值得學習。

看這篇〈女房東〉,元人心裡想起一個外國電影的譯名,叫做《鬼門客棧》(Psycho)。《鬼門客棧》的片名,摹仿自胡金銓經典武俠電影《龍門客棧》,對照英文片名的話,大家可以發現,其實那就是希區考克(Alfred Hitchcock)的經典電影《驚魂記》(Psycho)。

《驚魂記》演的什麼內容,跟〈女房東〉的故事情節相差無多──這樣子暗示有夠清楚了吧!雖然〈女房東〉也有資格配稱「鬼門客棧」,不過二者的謎題是不一樣的。




   圖片取自「博客來網路書店」


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