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

邊緣奇俠傳之上帝的骰子(郭箏)


篇名:上帝的骰子
作者:郭箏
收錄:上帝的骰子(短篇小說集)
出版:食貨出版(郭箏自行出版)
原始:1991年八月二十八日,中國時報人間副刊
特殊:洪醒夫小說獎第十屆得獎作品

 郭箏小說很久沒有講了,上一篇講的是〈彈子王〉,讓郭箏一戰成名的〈好個翹課天〉我不喜歡,所以就跳過。這一篇〈上帝的骰子〉不知是否因為版權問題?郭箏新版的選集都沒有收錄,除了元人手上「食貨出版」的版本以外,另有爾雅出版的《洪醒夫小說獎作品集》也可以看到。

 首先搞清楚創作順序,郭箏的成名作是〈好個翹課天〉,之後寫出了〈彈子王〉。這篇〈上帝的骰子〉還在更後面,元人要弄清楚這件事情是因為,郭箏的創作曲線有高有低,在〈上帝的骰子〉這前後期,還推出了他最重要的武俠長篇《龍虎山水寨》(1992),可見得郭箏寫小說的運筆和思緒在這時候達到最高峰——可惜他的書都難賣,無以維生,不過他幹編劇倒是一把好手。

 郭箏小說的人物多反骨,多邊緣,像〈好個翹課天〉和〈彈子王〉的角色設定都是「爛學校的壞孩子」,不過〈翹課天〉的寫法太匠氣,沒有像〈彈子王〉收放自如。而到了〈上帝的骰子〉跟後來的〈飛刀通緝令〉這兩篇,郭箏的邊緣群俠轉大人了,還是一樣反骨和邊緣,境界卻已經不同往常。如果簡單講,這兩篇小說的主角幾乎都是領悟到了武道真諦,很像黃易在《破碎虛空》寫的那樣,大俠傳鷹騎白馬帶把刀,從懸崖往外跳就不見了!《飛刀追緝令》的寫法頗似吉川英治《宮本武藏》,「飛刀」和「棒球」是主角的武道,當主角悟出「劍即是禪」的真理,世上事於他已無罣礙,於是破碎虛空。

 〈上帝的骰子〉則比較像「如來神掌」,當然主角不像龍劍飛,會在山洞裡面碰見火雲邪神,不過那感覺也差不多。主角沒有名字,作者用手去指,主角的名字就叫做「你」,這不是在影射讀者,主角的名字就是「你」,但不是讀者你,主角沒有名字是因為作者用手去指,書裡面那個奇幻小鎮是一個「看不見的城巿」,它在臺灣又不在臺灣,是一個類似桃花源的奇幻空間。世界太新,初來的人還沒有名字,需要作者用手去指。

 書裡的角色一樣是個反骨仔,他載老婆孩子開車來到小鎮,看到什麼東西都不順眼,卻對雜貨店旁邊老阿伯的擲骰子遊戲一見鍾情,進而發現自己原來有特殊能力——非常懂得擲骰子。有能力不稀奇,有興趣才稀罕,故事中的「你」慢慢發現自己擲起骰子神乎其技,簡直就是擲骰之神!故事演進過程中,這個「你」拋下妻子和女兒,就此定居在小鎮上,每天按時去老地方報到,從早上賭到深夜絕不厭倦,如果不講作者是郭箏,讀者可能要以為,故事的主角叫做「西門吹雪」,劍神西門吹雪。

 郭箏在〈上帝的骰子〉所專注描寫的是一種心領神會的過程,簡單一句講「賭神是怎樣煉成的」。拿名家的橋段來比喻,梁羽生在《萍蹤俠影錄》寫張丹楓得到「玄功要訣」,之後便功力大進;還有香港漫畫《中華英雄》裡面,華英雄苦心鑽研武功,終於揉合畢生所學成就五式「中華傲訣」,都是同樣的設計。郭箏假託「上帝的骰子」來說故事主角「你」終於找到自己,原來我天生就適合擲骰子,原來我是骰中之神!

 上帝的骰子可以是上帝的擲筊,可以是上帝的遊戲機,可以是南無戰鬥陀螺。但凡男人專注一件事情,努力認真並且得到勝利,這種橋段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屨見不尟,只是郭箏刻意要選擇骰子,而且主角沒有朋友(邊緣人),他從頭到尾就是自己在體悟擲骰極意,劍神煉成的獨角戲。為什麼要選擇擲骰子,不選擇擲筊或遊戲機?因為男人大便蹲在街頭擲骰子感覺最痞,邊緣人沒朋友痞棍,這是郭箏的家常便飯。

 擲骰子真的很邊緣的,你沒看到骰子都要丟在碗裡,海碗是不是有邊緣?沒邊緣還不好擲咧,你擲在地板上我看看(噗)。故事中的「你」拋老婆棄女兒,因為發現自己有擲骰子的天份,故事結束前面一點點,主角也真的很邊緣了,跟老婆離婚,協議讓出所有財產,留下來的只有一身武藝(擲骰奧義)和一條爛命,真他媽的是「孤劍不折」。

 故事中的「你」和骰子相遇之後,在現實世界是越來越慘,在內心世界卻越來越強。骯髒的奇幻小鎮,空地上擲骰子的老頭兒,傳道授業解惑,造就了全新一代的邊緣奇俠,就是「你」,甚至沒有名字,作者需要用手去指。

 「邊緣奇俠傳」寫到〈上帝的骰子〉真是登峰造極了!元人差點也都無法分析,幸好我功底深厚,不然真會給作者騙去。本篇之後準備續談的作品,是郭箏的棒球小說〈飛刀追緝令〉。不知道何時會推出,不過也是敬請期待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