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31日 星期日

[說短] Roald Dahl的〈羊腿凶殺〉


篇名:羊腿凶殺
原名:Lamb to The Slaughter
出自:The Best of Roald Dahl
臺版: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
作者:Roald Dahl
譯者:吳俊宏
出版:臺灣商務出版社
日期:2004年11月1日

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BmpY9cpe6g8

 (連結網址為Alfred Hitchcock導演的短片〈羊腿凶殺〉)

 講起Roald Dahl這個名字,或許讀者還有點陌生,但是若提起提姆.波頓(Tim Burton)的電影《巧克力冒險工廠》(Charlie and Chocolate Factory)或者是動畫《吹夢巨人》(The BFG)大概就有比較多人瞭解了,因為這兩部都是Roald Dahl的故事原著。另外Walt Disney也有一部動畫《飛天巨桃歷險記》(James and The Giant Peach)是改編Roald Dahl的小說。

 Roald Dahl是世界知名的大師級作家,但並非只是童書作家,本篇文章要介紹的就是他的短篇推理經典〈Lamb to The Slaughter〉,中譯叫做〈羊腿凶殺〉。

 我們之前曾提過松本清張收錄在《黑色畫集》的短篇〈凶器〉,那則短篇的觀念就是源自於Roald Dahl的〈羊腿凶殺〉,算是「日本風情加料版」,而今我們要賞析的是原作者的正宗原版。

 〈羊腿凶殺〉帶給當時的讀者一個十分新穎的觀念,叫做「消失的凶器」,故事當中負責辦案的警探曾經講出一句話,乃是全篇之眼:

 「只要找到凶器就能找到凶手。」

 是啊,謀殺案本來就不難辦,只要「找到凶器」就能「找到凶手」。那問題是咧,凶器就在目擊者的鼻子底下(Under their very noses),一口一口消失在眾將官的肚子裡面,而且是「見者有份」!

 ──你想這會多有趣呢?

 故事敘述懷孕六個月的麥隆尼警官太太(Mary Maloney),某天於丈夫回家的時候聽見一樁不幸的消息──先生(Patrick Maloney)在外頭有了新歡,今晚回家是下定了決心要跟她離婚,並且連「後事」都準備好了。

 心碎神傷的麥隆尼太太不知所措,仍然打開冰箱準備當天的晚餐,順手拿到的第一樣東西是:

 一隻冷凍許久的,如同丈夫的鐵石心腸那樣堅硬、形狀如同棒狀物體的羊腿。

 麥隆尼太太茫然失措,拖著羊腿走到丈夫背後,其時丈夫正遠眺著窗外想迴避面對的機會,感覺到太太走近,他只是淡淡的如此說道:

 「不用準備晚餐了,我等會兒就走。」

 卻沒想到溫柔婉約的可愛太太,已經高高舉起冷凍羊腿,對準丈夫後腦使出「會心一擊」,當堂出演《三言》故事之〈金玉奴棒打薄情郎〉啊!

 〈羊腿凶殺〉最主要的貢獻在於提出一創意叫做「消失的凶器」,這也是最讓後人津津樂道並大加引用的部分。可是元人要提醒大家,原作者Roald Dahl在經營主角(麥隆尼太太)心情轉折的部分可說是刻劃得絲絲入扣,三言兩語間就闡明了麥隆尼太太如何從「天真小婦人」變身成為「一怒殺龍手」,在犯罪之後又因著肚裡孩子急中生智,演出了如同克莉絲蒂小說情節般的精采鉅獻。

 克莉絲蒂小說經常愛把「女演員」和謀殺案拉上關係,因為女演員擅長變裝、又能造作各種情緒,諸此種種對於犯下殺人罪行的凶手而言,無一不是最佳掩飾。但是克莉絲蒂小說說實在的,畢竟是公式類型作品,比較難有對於某一特定人物的深刻描寫(就連膾炙人口的「蛋頭神探」白羅老爹也要接連看完十幾則長短篇故事才能拚湊出雛型),而Roald Dahl僅僅是運用一則短篇,就塑造出了麥隆尼太太的人格變形,讓元人深深為之讚嘆──果然無愧名家手筆。

 Roald Dahl的〈羊腿凶殺〉的妙處一如老舍的短篇〈斷魂槍〉,通篇找不到一個贅字。故事的高潮固然精彩,事前事後的舖陳圓謊更是值得一看!

 圖片取自「博客來網路書店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