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4月29日 星期四

[道長] 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(史岱爾莊謀殺案)



書名:史岱爾莊謀殺案
原名: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
作者:阿嘉莎.克莉絲蒂(Agatha Christie)
譯者:孫柯
出版:遠流
年份:1920
日期:2002年07月01日
系統:白羅長篇01

 終於來到克莉絲蒂(Agatha Christie)偵探小說,期待已久的白羅(Hercule Poirot)系列。在這之前元人已經把全套80本的「克莉絲蒂全集」看了兩遍,所以書介採取英文版來撰寫。

 克莉絲蒂的書介切入,元人打算先用「蛋頭神探」白羅老爹的全系列來打頭陣,長篇和短篇交錯來談(元人可有詳細的年表呢),而後才會提到「瑪波小姐」(Miss Jane Marple)的系列。獨立作品部分,會隨時插入做討論。當中會略過很多濫作不提,只提元人自選的菁華部分。

 首先介紹的是白羅長篇第一部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(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)。

 這部小說來講,可以說是克莉絲蒂創作偵探小說的原點了,初試啼聲就寫長篇,首位神探便成經典。不過,這都是後人加諸的推崇,真正拿掉光環來看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,我想探討阿嘉莎嬸嬸對於「福爾摩斯探案」故事設定的臨摹。

 「史岱爾莊」在克莉絲蒂小說中相當具有紀念價值,因為白羅第一次出場就是在史岱爾莊,最後一次出場也是在史岱爾莊!──事見白羅長篇之《謝幕》(The Curtain)。在史岱爾莊園發生的這場謀殺案,同時引介了系列三位重要的演員:

 「蛋頭神探」赫丘力.白羅(Hercule Poirot)

 華生角色的海斯汀上尉(Captain Arthur Hastings)

 蘇格蘭場笨蛋警察傑派(James Japp/Inspector Japp)

 這三個角色,恰好,就是閱讀「福爾摩斯探案系列」最容易注意到的。

 白羅老爹是比利時人,戰爭時落難來到英國,受到「史岱爾莊」莊園女主人Mrs. Inglethorp的庇護,而能在英國安身立命。戰爭前在比利時任警職,是很出色的警探,落難時節他已年屆退休(我估計是五十五歲至六十歲間),暫居「史岱爾莊」當食客,卻沒想到對他們比利時難民照顧有加的Mrs. Inglethorp卻遭到不明人士殘忍謀殺。為了正義,為了老夫人的恩情,寶刀未老的退休警察當然是義不容辭……

 阿嘉莎嬸嬸談起白羅老爹有兩個重點:一個遺憾,一個不許。一個遺憾是「他出場時年紀給設定得太老」,以致於寫到最後一本長篇《謝幕》的時候,不良於行(本來白羅就有點跛腳,後來是下肢癱瘓坐輪椅)的白羅差不多已有九十幾歲的高齡!那另外一位系列主角「瑪波小姐」更不消說,大概有一百一十歲……

 另外的「一個不許」則是說「白羅與瑪波不能王見王」。克莉絲蒂偵探小說的主角配角有時會軋戲,在彼此的書中跑來跑去(這點以後會提到),但是怎麼說,白羅系列和瑪波系列的人物絕對老死不相往來,這是阿嘉莎嬸嬸的堅持。深入瞭解會發現真是如此,卻原來是在作者心中早有計較。

 神探白羅的長相十分滑稽,名字與相貌相反。取名為Hercule,那是根據希臘神話當中「大力士」赫丘力斯(Hercules)的名字而來,但是他卻身量矮小(不滿五呎四吋),頭顱極圓似蛋(所以叫做「蛋頭神探」),留著一抹帥氣的小鬍子。

 白羅的小鬍子是他生命之所繫,真箇「朝朝頻顧惜,夜夜不相忘」。試問讀者諸君,有看過「給鬍子上髮蠟的名偵探嗎?」不瞞大家講,白羅老爹就是。他的小鬍子是他畢生至愛&自傲,簡直不遜於他的「小小灰色腦細胞」。

 光就這一點來講,我都很想推薦古龍小說當中「四條眉毛的陸小鳳」,還有「翹鬍子仁丹」跟「品客洋芋片」來跟他結拜。摯交好友Captain Hastings曾經形容他道:

 「就算身上中槍也不能比鬍子上的一點灰塵更令白羅受傷。」

 你就知道他是一個相當「愛美」的小老頭子,而且很愛穿顏色鮮艷的衣服,簡直像個彩衣丑角(Harlequin)。而相映成趣的,克莉絲蒂小說真的有一號人物是用彩衣丑角Harlequin來命名的喔!遠流版的翻譯待研究,譯為「鬼艷先生」(Mr. Harley Quin),這個角色也是一號偵探,但是他就長得高大威猛,而且沉默寡言,不像白羅老爹聒噪得要死,愛吐槽又愛辯論,更愛隱瞞線索。

 再來講到系列作前段重要的穿針引線人,同時也是相當「盡責」的華生角色──「亞瑟.海斯汀上尉」(Captain Arthur Hastings)。克莉絲蒂最初開始的小說創作,幾乎是亦步亦趨在拷貝「福爾摩斯探案系列」,所以大家會錯覺「白羅老爹只是變形之後的福爾摩斯,而海斯汀是青春版的華生醫生。」這是閱讀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帶給讀者的刻板印象。

 但是元人必須闡明:克莉絲蒂其實是卻斯特頓(G. K. Chesterton)門下一員大將,跟柯南.道爾(Conan Doyle)八竿子打不著。無論白羅老爹或者瑪波小姐,骨子裡都是走的「布朗神父探案系列」(Father Brown Series)心證推理的偵察路線,只是白羅老爹套用了福爾摩斯的劇情公式,而瑪波小姐達本還原,如此而已。

 回到海斯汀上尉與華生醫生,在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書中看得出來這號人物的確是以華生醫生為雛型,包括從戰爭中退役追求安寧和擔任記敘者的角色等等,在在都是以「福爾摩斯探案系列」為藍本來塑造,白羅老爹其實跟福爾摩斯是天差地遠,但是海斯汀上尉和華生醫生可說是非常相近。

 除了老是讓神探朋友當成笨蛋(爆)來笑話以外,熱情洋溢的個性也是似模似樣。

 在卻斯特頓的「布朗神父探案系列」當中,華生角色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存在,布朗神父總是獨立偵破大小案件,華生角色通常用於讚嘆(或反叛)。很妙的是克莉絲蒂也把「布朗神父系列」對於華生角色的看法學了一個十足十,所以系列沒有進展多久,白羅老爹就會脫胎換骨,從「類福爾摩斯」轉變為「類布朗神父」了──而瑪波小姐根本就是布朗神父的嫡傳女弟子!

 克莉絲蒂小說有很濃厚的羅曼史(Romance)色彩,我時常懷疑當時的女性讀者是把克莉絲蒂當成「有謀殺情節的言情小說」在看,一邊享受謀殺和屍體,一邊又沉醉在書中人非常無厘頭的愛情。真的阿嘉莎嬸嬸幾乎每本長篇都會有情侶結婚,超級「肖某」(想娶老婆)的海斯汀從第一本長篇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就開始求婚,在第二本長篇《高爾夫球場命案》(Murder on The Links)就結婚,跟華生醫生一樣。但很歹命的是,這兩本長篇中間相隔了二十五篇的短篇,這中間培養出來的是白羅老爹與海斯汀上尉的革命情感。

 海斯汀上尉是一個「似模似樣」的華生角色,但是他其實也是受到「布朗神父探案」洗禮的角色。在「福爾摩斯探案系列」當中,華生醫生對於福爾摩斯只有絕對的忠誠,甚或讓他欺瞞、矇騙,當成誘餌和煙霧彈來使用;但是在「布朗神父探案系列」當中,華生角色卻是會獨立思考,會跟偵探作對,甚至會進而「消滅」的。這後面有著相當精彩的伏筆,於此暫不說破,反正海斯汀上尉不是絕對純粹的華生角色就對了,因為他實在太過熱情洋溢了。

 至於蘇格蘭場的笨蛋警察,Detective Inspector Japp呢?相信我,你不會想花時間去瞭解的,就像看「福爾摩斯探案系列」沒人會刻意去注意Lestrade一樣,真的,不要花太多力氣在那上頭。

 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是克莉絲蒂出道第一本長篇,中間蘊藏了相當豐富的創意元素以及故事原型。元人在此略提幾點:

 第一點:豪門恩怨。克莉絲蒂喜歡設計龐大家族的人物體系,受害者通常是家中經濟與權勢的最高領導者,同時是最年長者,不管是祖爺爺祖奶奶都有示例。讀者可以想說「蜀中唐門」的最高權力核心「蜀中唐老太」遭人毒殺,然後諸多兒孫「人人有動機,個個沒嫌疑」,大概是這樣的感覺。

 第二點:用推理小說包裝愛情故事。這是阿嘉莎嬸嬸的必殺技,誰都不能不承認。不管書中的謀殺再怎麼樣驚悚駭人,到了故事最後一定有人戀愛甚至結婚!死狀優雅的屍體和絕對圓滿的愛情,這兩種元素的置入讓克莉絲蒂小說看起來往往很像童話故事,所以書評家才會說:「克莉絲蒂的小說只有謀殺,沒有邪惡。」因為氣氛的營造在根本上是歡欣可喜的,那些死人都像假的一樣,好像幕落之後就會起身吃便當(爆)。

 而從第二點下去仔細分析,就可以明白到說:「克莉絲蒂小說為何老是在爭奪遺產?為何總是為金錢而犯罪?」基本上來講,要像James M. Cain的書寫,讓犯罪者為了「愛情」,或者說是「性的吸引力」而犯罪,在克莉絲蒂小說絕對是「立入禁止」的。因此克莉絲蒂的小說要看多了,凶手根本是極度的好猜,因為嫌疑犯根本就沒有那麼多……。

 看《史岱爾莊謀殺案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「海斯汀上尉」,而不是「蛋頭神探」白羅老爹。海斯汀上尉那無可救藥的浪漫情懷,確確實實是帶給讀者許多歡樂(爆),最好笑的是他一直處在「暗戀-告白-失戀」的狀態,謀殺案再要天大地大都與他無關,他只關係自己喜歡的女孩/人妻是否受到傷害。根本上來講,這傢伙的個性……跟元人還真是十足十的像!「古典推理的熱血笨蛋」,或者我們可以如此解釋。

 接下來我們要將焦點轉到白羅短篇,首先可以接看的是〈凱旋舞會〉(The Affair at The Victory Ball),短篇不一定篇篇都講,但是每講一篇都會交代之前進度。

 圖片取自http://www.agathachristie.com/shop/products/189/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