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8月20日 星期二

[說短] 松本清張的〈共犯者〉(共犯者)

篇名:共犯者
原文:共犯者
作者:松本清張
收錄:共犯者
臺版:2010年四月初版(新雨)
原始:昭和四十二年(1967)二月


 松本清張的短篇犯罪小說,繼選自《影之車》的〈潛在光景〉之後,跳來看《共犯者》的表題作〈共犯者〉,首先來講故事大綱,再來談元人對此篇的看法。

 內堀彥介原本是家具商的業務員,一個整天忙得要死又賺不到錢,看不到未來和前途的推銷員。是的,在兩年多以前內堀彥介還在為公司做牛做馬,一直到他下定決心要「幹一票大的」。

 他跟另外一個看不到前途和希望的漆器商業務員,叫做町田武治的,小他八歲的,帶有陰森孤僻氣質的男子約定好,兩個人一起搶銀行!得手之後,各自分散,老死不相往來,藉此湮滅犯罪證據。

 那一夜,他們聯手搶了五百萬,對分之後兩人都得到一桶金,這是跑業務跑斷狗腿也永遠存不到的一桶金,內堀彥介跟公司辭職,回到故鄉福岡做家具生意,因著手腕把生意越做越大,總算沒辜負(?)當年銀行經理的一條命。

 然而一帆風順的內堀彥介卻也禁不起擔心:當初一起搶銀行的「共犯者」町田武治,不知道怎麼樣了?幹,一起搶銀行的黑暗秘密,就像是歪打正著的一夜情,從做完以後兩年多,才忽然想起「不知她有沒有懷孕?如果留下孽種我豈不是慘了嗎?」

 而今福岡的「堀屋」老闆內堀彥介,有錢有名有地位有小三,結果是江湖越老膽子越小,他無法想像如果町田武治混得不好,變成罪犯帶著不堪的過去來向他勒索該怎麼辦!內堀彥介第一個想到的方法就是花錢,對,花錢請人明查暗訪,看町田武治是不是過得比我好……

 重看〈共犯者〉此篇,元人想起之前談松本清張的短篇犯罪小說,常常都可以呼應到小說名家的經典長短篇,這實在是閱讀清張的一大樂事。

 我們談過的有:

 〈天城山奇案〉(天城越え)呼應川端康成〈伊豆的舞孃〉(伊豆の踊子)

 〈凶器〉(凶器)呼應Roald Dahl的〈羊腿凶殺〉(Lamb to the Slaughter)

 而這一篇〈共犯者〉呢,讓元人想到的是Patricia Highsmith的《火車怪客》(Strangers on a Train)。同樣兩個男子的犯罪組合,松本清張的寫法比較中規中矩,故事的演進完全合理(情理之中,意料之中),開頭很吊人胃口,寫到後來卻只是直線前進的快速球,說到底來有點可惜,不若〈潛在光景〉的大逆轉有趣。

 而Patricia Highsmith在玩的是「完全沒動機的超完美犯罪」,兩個互不相識陌生人,在火車上酒酣耳熟,其中比較年輕的那一位趁著酒興提出了他的超完美謀殺計畫,他們兩人可以交換被害者,替對方殺死想要殺死的人,如此警方根本抓不出動機。

 〈共犯者〉的書寫在犯罪動機方面是沒多著墨,不過內堀彥介的心理變化塑造得很好,技巧很高超。明明就是知名家具商的大老闆,也用搶銀行的錢認真做生意找到了一片天空,可是為什麼,他始終念念不忘「共犯者」町田武治的陰森森笑容,始終要認為他會陰魂不散回來藉故勒索呢?這篇小說的角色很少,但主角的心理轉折微妙,雖然結局稍弱,畢竟不失為可看的篇章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