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17日 星期五

[說短] 四十九次決鬥02:藍夢溪畔的母老虎

篇名:四十九次決鬥之藍夢溪畔的母老虎
作者:郭箏
刊載:《中國時報》人間副刊(臺灣)
日期:2006年3月29日至4月1日
序列:四十九次決鬥02

原文閱此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facain/3157341

 《四十九次決鬥》第二篇故事叫做〈藍夢溪畔的母老虎〉,這名字乍看之非常詩意(至少有一半詩意吧 XD),內容也不含糊,情節曲折又有趣。初看題名,元人心裡想到的是古龍「陸小鳳傳奇」的《繡花大盜》,因為《繡花大盜》的女主角「薛冰」就是一隻母老虎。

 武林中有四條母老虎。

 四條母老虎好像都咬過陸小鳳幾口。

 古龍小說經常會像這樣像拋媚眼一樣,拋出一些讓讀者頗感興趣的故事設定,只是每每都像是船過水無痕,夢裡花落無處尋──武林中有四條母老虎,古龍只寫出了一條,另外的三條可能要上麻將桌去找吧(爆)。

 郭箏寫母老虎──老實說,真不含糊。先來一段篇章引述:

 路不平在「藍夢溪」邊追上了「老虎鏢局」的人馬。

 「老虎鏢局」和一般鏢局沒什麼不一樣,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,「老虎鏢局」的總鏢頭是一隻母老虎。

 「母老虎」尹香香是路不平決鬥名單上的第二位,所以路不平追上了她。

 「母老虎」相當漂亮,但當她揚起雙臂的時候卻相當駭人,因為她雙手手腕上各套著六隻「陰陽刺輪」。「最扎手的『崑崙派』掌門也只費了我八隻刺輪,你又是個什麼東西?」

 這「陰陽刺輪」本是蒙古人的玩意兒,喚做「恰加兒拉力」,鋼圈邊緣滿佈倒刺,狂飆飛旋過大草原的天空,甚至可以擊落老鷹。傳到中原之後,漢人稱它為「陰陽刺輪」,又名「乾坤圈」。

 〈藍夢溪畔的母老虎〉這一篇故事,元人覺得最有意思就是開頭這段描寫。說「老虎鏢局」的總鏢頭是女人,是武林中出名的「母老虎」尹香香,又說尹香香長得很漂亮,而且會殺人什麼的,其實都沒引起元人的興趣。但是當作者郭箏一提起「陰陽刺輪」之時,母老虎的人物形象就變得活靈活現了。

 母老虎使乾坤圈,這叫「張飛賣刺蝟──人強貨扎手!」路不平不過初出江湖,攏共也才經歷過一次決鬥,而且還不是靠自己的本事贏的,面對到這麼一位,武藝高強的女中豪傑,各位看倌,您覺得他會有幾成勝算?

 偏是那麼巧合呢,「老虎鏢局」載運鏢物的過程中,在「藍夢溪」畔讓陰曹劍客追上了;而更是那麼巧合呢,大雨令得「藍夢溪」溪水暴漲,橫豎渡它不得。這樣奇妙的機緣巧遇使得路不平和尹香香這一對決鬥對手,一見到面不是馬上亮刀子抄傢伙,而是坐困溪畔每日聽歌妓唱歌。

 元人說到這裡要提一點意見:「路不平的決鬥名單到底是怎麼定的?」他從〈陰曹劍客〉就在挑戰武林名家,而且越玩越大注,元人真的很好奇「路不平的劍法造詣到底有多高?豈非有幾層樓那麼高?」如果一場決鬥打開始就知道結果,那豈非很無聊嗎?而郭箏起意要寫《四十九次決鬥》,如果路不平每每要挑選這種武功高強的對手,他將會接連遭遇到「四十九次無聊」。面對這「四十九次可能的無聊」,郭箏到底能端出多少拿手好菜,其實元人相當期待。

 〈藍夢溪畔的母老虎〉劇情滿豐富、故事也很曲折,如果硬要挑出什麼缺點的話,那無非就是「老梗」吧!因為狗血劇情普遍的好猜,意外性也就相對沒有那麼高。元人看本篇故事,最喜歡的老梗是「吳法」、「吳天」兩位鐵傘殺手。

 有一句俗話說:「禿子打傘──無法(髮)無天。」因為禿子沒有頭髮,打起傘來又看不到天空,所以就無髮(法)無天囉!吳法、吳天以鐵傘當武器,顧名思義就是從這典故來的;但他們是不是禿子(或和尚)呢?作者郭箏倒沒有講。

 「陰曹劍客」路不平和「母老虎」尹香香的決鬥,看似沒有短兵相接,其實在很多方面兩人都在一直「過招」,路不平好像沒有贏,可是他也沒有死!詳細情形當然是不能講太多,因為小說也才多少字而已。路不平每經過一次決鬥(兩次都不算贏)就多長幾分見識,雖然是短篇武俠,看起來仿彿少年成長小說。

 本篇當中沒有出現老僕「愛喝酒」(艾合九),但看倌可以試著搜尋「愛福好」,看到有「鳥頭牌」字號的那罐便是。

2 則留言:

  1. 好久沒有在元人兄地盤上踩踩, 怎麼說有點腳不踏實地的感覺, 怎麼說呢, 從帶子狼開始, 在下一直是想在嚴肅話題之中來點類似元人兄的詼諧, 老實說, 這跟性格有關, 強求不來的.
    次回實寫板的御定書七十九條一話遇到被元人寫過的梗, 反而語塞, 雖然一樣有双線劇情, 但下筆時還是會猶豫, 正是因為同樣素材, 如何更能表現原作兩難, 中文字真好, 還有難上加難這成語啊...

    最後, 那個「鳥頭牌」的梗蠻low的, 施主自重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leon兄指教 XD

    最近寫文真的不太好笑,有這種感覺。

    可能是書看太少,沒橋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