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5月7日 星期六

[說短] 四十九次決鬥01:陰曹劍客

篇名:四十九次決鬥之陰曹劍客
作者:郭箏
刊載:《中國時報》人間副刊(臺灣)
日期:2005年12月2日至4日
序列:四十九次決鬥01

 ※ 原文請見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facain/2446561

 元人對於郭箏的認識不算是少,雖然沒有看過他的全部創作,在武俠小說方面可以說是一本不漏、一篇不漏:中長篇小說《少林英雄傳》、《龍虎山水寨》、《鬼啊!師父》全都讀過數遍,而今來到最新的短篇連載《四十九次決鬥》。

 第一次聽聞郭箏寫這個《四十九次決鬥》,元人心裡清楚得很:「哈!以郭箏的個性,一定又會拖很久──等他寫完我再來看吧!」當時我心想,這個系列說是《四十九次決鬥》,搞不好才出一篇就太監咧!在臺灣這樣惡劣的創作環境之下,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,所以根本沒想去理。

 後來在網站看到熱心讀友製作了《四十九次決鬥》的小說連結,才知道郭箏這個系列並不是一篇就太監,目前已經有了三篇,分別是:

 〈陰曹劍客〉

 〈藍夢溪畔的母老虎〉

 〈忘憂門〉

 元人才知道,「喔!原來郭箏沒有我想像中那麼不認真。」因為知道太監的危機時時刻刻存在,所以才把小說系列規劃成短篇連作嗎?(笑)每一篇故事都可以獨立收看,串連起來則成為不容忽視的中長篇,如此「柴田鍊三郎」式的寫法,其實是最適合當前臺灣惡劣到不行的創作環境。

 因著這三篇小說,元人決定賭了!寫文章沒人理是創作者揮之不去的恐怖夢魘,難以逃脫的終極宿命,如果能有多一分力支持,其實,在情在理創作者都沒有藉口不寫下去。為此,元人不得不稍稍破例(其實常常在破例 XD),開筆來寫這個「未完成系列」的書介。

 更想一提的是,郭箏長篇小說《龍虎山水寨》也打算重看重寫,那至於《少林英雄傳》和《鬼啊!師父》我想我就備而不提了。

 《四十次決鬥》的主角叫做「路不平」──真是很臺灣味的名字,只要在路上騎機車都很難忘記,因為到處都是「路不平」。

 路不平原本是個仵作(即中國古代之CSI犯罪鑑識組──負責驗屍的人),因為愛上了武林某世家的千金小姐,想要跟人家匹配得上,所以下苦心拜師父學習劍術。

 路不平的師父告訴他,要想要變成武林高手至少要經過四十九次決鬥,所以這系列短篇叫做《四十九次決鬥》,照理說來應該要寫足四十九篇,不過元人深切懷疑這系列隨時都有可能太監棄筆。

 路不平這個仵作劍客想來是一個平凡的男子,在〈四十九次決鬥之陰曹劍客〉故事當中沒有直接對他做人物描寫,但是卻透過他的配角來映襯出他的樸華無實,引用片段如下:

 路不平生平第一次和人決鬥。

 時間並不好,是路不平最不喜歡的大熱天中午。

 地點也不好,是一處面積不大、無可轉圜的絕崖頂端。

 觀眾更不好,對手帶著美貌的妻子、四個虎視眈眈的徒弟和一匹神駿的大白馬;路不平身邊卻只有一個又老又瘦的隨從,牽著一匹又瘦又老的黑驢子。

 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路不平沒佔到半項,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,最糟糕的是:現在他非常想撒尿!

             ──郭箏〈四十九次決鬥之陰曹劍客〉

 這段描寫看出幾點訊息:

 第一點:路不平是個「雛兒」,下山以來第一次和人決鬥,劍法也許學得通透,但他卻沒有實戰經驗,老實說相當危險,尤其他的對手還是武林名宿「劈風刀」方成林。

 第二點:路不平沒有家世背景,連點排場都冇。他的對手「劈風刀」方成林前來決鬥就烙了五人一馬:四個徒弟、一位夫人,和稱頭的白馬座騎。而路不平呢?他只有一個愛喝酒的隨從老頭(名叫「艾合九」),牽著一匹小黑驢,更糟糕的是──那驢還是瘦的!

 作者郭箏還算有良心,沒有落井下石說路不平的劍「其實是地攤貨」之類的,但是他刻意去寫路不平緊張到膀胱爆炸,卻因為怕死而不得不忍尿一節,其實也是夠陰損的了,由此更可看出路不平跟一般所謂「英雄豪傑」實在相差甚遠。

 路不平生平第一次決鬥,對上了他絕不可能贏的刀法名家「劈風刀」方成林,但是他卻沒有死!反而奇蹟似的戰勝。深究其原因,元人第一個會說「因為路不平使賤招。」怎麼說咧?哈,看官須知,路不平這傢伙不但使賤招,而且這賤招還是登記有案的!

 「未戰先仆街,由下往上刺」,這種無敵爛招居然是出自中原神秘地下組織「五行神宮」之「白水宮」,有個名堂叫做「殺手三招」,實在想到都令元人蒙羞。會寫出這種鳥東西的不是別人,正是俺老元纏戰多年的古龍學長,典出《浣花洗劍錄》,只要把書望後翻,翻到方寶玉與東瀛白衣人的大決戰那段,一切就能瞭然於胸。

 路不平的生平第一戰出現了荒謬的勝利,但這並不是故事的結束,反而是開始──因為曾任仵作的路不平具有相當敏銳的眼力,他在生死存亡之際看出來,「劈風刀」方成林的死根本不是他的功勞。也就是說呢,路不平在施展「殺手三招」突刺方成林肚腹之際,根本就可以撂下那句《北斗之拳》的經典名言:

 ──御前は死んでいる。(中譯:你已經死了!)

 這是怎麼回事呢?難道天公疼憨人,冥冥之中自有神佛暗中幫助,讓路不平明明打不贏還可以順順利利先馳得點賺業績分數?

 不,當然不是,「劈風刀」方成林之死,背後的主因,其實牽涉到他生活週遭的人際關係,還有他門派弟子的相互傾軋。雖然他人都死了,可是屍體會說話!路不平儘管不是一個傑出的劍客,卻是一位堪用的仵作,他的介入,將會在死者身後引起一股門戶風暴……

 郭箏寫這系列《四十九次決鬥》,目前雖然只得三篇,卻可以看得出來作者大致的構想和藍圖;簡單樸實的文字風格,摻和諷刺和吐槽,從作者寫武俠處女作《少林英雄傳》就一直是他的註冊商標。

 《四十九次決鬥》在元人看來,屬於風格迥異的短篇連作,每一篇故事都有它本身想要討論的主題,而路不平的人物設定和各項遭遇會在每篇故事當中貫串下去。

 目前可知的伏筆是:

 第一點,路不平的劍術頗不弱,師父也許大有來頭。郭箏沒對他的劍器大加著墨,也許有設伏筆也許沒有;但元人認為老僕「艾合九」可能是後來的奇兵突起。

 第二點,路不平心中深愛著一位女子,她是武林世家的掌上明珠,因為她才會有這四十九次決鬥。

 第三點,路不平從前是個仵作,專門跟死人打交道的公差,在本章故事之後,路不平混出的萬兒叫做「陰曹劍客」,由此可以推想,他老兄本人絕對也不會是相貌堂堂,可能跟他的驢兒一樣既黑又瘦。

5 則留言:

  1. 已經四年過去了 這中間 我從每個禮拜搜尋「郭箏 四十九次決鬥」 變成 每兩個禮拜搜尋一次...再退化到每個月...

    現在 我已經有六個月沒有搜尋這個字了



    如果看到郭箏 我要先跟他鞠躬 說「你才是華文界的故事之王(無冕)」 然後罵他...「到底要拖多久!不就是短篇耶!一年寫個一篇,會太過分、會太要你命嗎!」

    回覆刪除
  2. 這位讀友:

     真是太感謝了,講出眾多讀者的心裡話!

     其實郭箏很龜毛,雖然我不認識他,但我知道他是的。他出道幾十年,武俠長篇只交出《少林英雄傳》《龍虎山水寨》和《鬼啊!師父》,感覺越寫越跳tone。

     這次《四十九次決鬥》我期待頗高,但,在經過那麼久的等待之後,我也淡定了...本來沒有完結的小說我是不提的,但郭箏,我承認我放棄(自己的原則)!

     其實我覺得,《四十九次決鬥》大概就這三篇啦,真的很想罵幾句髒話,但如今只覺得默哀吧。

     謝謝你收看文章及回應,希望你能在這裡找到更多有用的文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^^

    其實

    我很大膽的講......

    應該要有人出來幫郭徵把剩下的決鬥寫完

    回覆刪除
  4. CITYWALKER你好:

     後來我發現,這系列短篇《四十九次決鬥》可以真的有四十九次,也可以隨時丟出第四十九次。以我自己的看法,如果路不平能夠在每次決鬥當中有所成長和經歷,那是最好。

     如果不行的話,賴皮一點,直接丟出〈第四十九次決鬥〉就算完也ok。我覺得郭箏的問題一直都不是「寫不出來」,也不是「沒人要出」,而是他不想做很平凡,很重覆的事。

     如果是這樣的話,「四十九次決鬥」也可以縮編成「四.九次決鬥」啊,再兩篇就可以結束了(笑)。

     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哈哈哈

    都忘了回來看這篇~~

    「四.九次決鬥」 好點子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