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

[說短] 谷崎潤一郎〈途中〉




書名:日本推理小說傑作精選3

原名:Japanese Literary Mysteries 3
編者:Ellery Queen
譯者:朱佩蘭
出版:林白
日期:民國70年8月10日初版
   民國80年6月八版

 初開始我是從「新雨」出版的松本清張《黑色畫集》系列叢書看到這個消息的,說谷崎潤一郎也有寫過短篇小說,而且闡述了重要觀念。松本清張要舉的是「集合大量的偶然,使之成為必然」的例證,同時有講到谷崎潤一郎和江戶川亂步。很幸運的元人剛好看到谷崎潤一郎的這一篇〈途中〉,於此介紹給讀者。

 這一篇故事只有兩個角色:「偵探和凶手」,非常的妙。題名〈途中〉,英文名譯作〈The Inevitable Death〉(無可避免的死亡)。而它到底在講什麼呢?我先引述一段開頭,略加改寫用做劇情簡介:

 東京T. M. 株式會社社員,法學士「湯河勝太郎」於十二月底的某日黃昏五點左右,在金杉橋電車往新橋的方向慢慢散步著。

 走到橋中央,勝太郎讓一名「長相似公司董事」的男人叫住,並且跟著他一路散步。這名紳士穿著海瀨皮領的,西班牙狗毛般密厚的黑色呢絨外套和條紋褲,拿著象牙柄的拐杖,是個膚色白晳,四十歲左右的胖男人。

 本篇故事就只有兩個角色,一個是法學士「湯河勝太郎」,一個是叫住他談話,陪著他一起散步談心的胖紳士。後者是私家偵探,名喚「安藤一郎」,那麼前者可知,就是謀殺案的凶手。

 完全不用怕洩露劇情,因為這篇小說在談的是「觀念」。

 安藤一郎受託調查勝太郎,他的人生經歷,還有婚姻狀況。勝太郎目前再婚不順(有了妻子卻無法入籍),三年前前妻過世的疑雲重重,在這名偵探的說明之下撥雲見日。在這裡要說明一下,安藤一郎找上勝太郎的時候,已經做過了全盤的調查跟搜索,確定勝太郎「的確」是不折不扣的殺妻凶手,只是「他沒犯法」!

 這很奇怪,怎麼會有謀殺而沒犯法的事情發生呢?

 安藤一郎搭訕上湯河勝太郎,並與之一同散步的「途中」,就是偵探向凶手說明案情的時候。(感覺真詭異,偵探對著凶手!)而這也是本篇故事重要的戲肉。

 前文提到,谷崎潤一郎要說明的觀念,就是「集合大量的偶然,使其成為必然」的謀殺手法,用煽情一點的話語來講,幾乎可稱為「超完美謀殺」。怎麼說呢?元人舉一些例證來講:

 假若妻子要謀殺丈夫再嫁,但是不能「直接」動手殺他,那麼,有何種「間接」的方法可用呢?

 丈夫喜歡吃紅燒蹄膀,她便餐餐都煮紅燒蹄膀,假若丈夫腦中風,或是心血管疾病,目的豈不就達成了?

 丈夫喜歡抽煙、喝酒,妻子便鼓勵他抽煙、買酒給他喝,再燉紅燒蹄膀給他下酒。

 丈夫經常要出差辦公,妻子便對他撒嬌說,交通費要省一點,最好坐沒品質又沒保障的「靠不住」公路客運,票價最便宜──省下來的錢再放進口袋買煙、買酒、買紅燒蹄膀。

 在這些情況的集合之下,每一件「偶然」都是妻子刻意的安排,而集合了大量的「偶然」將會得到一個「必然」,就是自以為幸福的丈夫遲早,不是腦中風爆血管死、就是心肌梗塞死,再不然搭某「靠不住客運」車禍撞死。

 而妻子的目的便達成了──殺夫再嫁。

 谷崎潤一郎的〈途中〉就是在闡述這種觀念,僅用了很短的篇幅在說明這個觀念,俐落爽脆有如哀梨并剪。

 縱觀全篇,谷崎潤一郎只用了一個簡單的殺妻案,讓偵探陪凶手走一段散步的路途,途中聊天的話題卻是三年前凶手自導自演的「超完美謀殺」!這樣的設定元人非常中意,尤其是「偵探和凶手短兵相接」的感覺,整個非常武俠!如果是武俠小說寫來,大概講到一半就開打了吧!XD

 Mystery的國度真是「富而好禮」(爆)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