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31日 星期四

[道長] 西村京太郎《天使的傷痕》




書名:天使的傷痕
原名:天使の傷痕
作者:西村京太郎
譯者:許錫慶
出版:臺灣英文雜誌社
日版:講談社
日期:1997年6月初版
年份:1965年8月15日
系統:江戶川亂步獎精選M1

 西村京太郎的作品元人涉獵不多,不過看的都是名作,好像《天使的傷痕》、《七個證人》、《殺人雙曲線》這幾本都有看。

 元人讀西村京太郎,跟讀赤川次郎採用同樣的原則:對於多產作家,如果沒有辦法放肆閱讀系列作的話(以西村京太郎來講,無非就是「十津川警部」的鐵道推理了),就選一些有口皆碑的獨立作品,如此是比較安全的。

 西村京太郎是屬於普羅大眾的商業作家,他筆下的「十津川警部」素有「日本最忙警探」的美稱,為什麼?因為系列作實在太多!而十津川「照理說來」應該要分身乏術的才是……古典章回小說不是愛講「話分兩頭,筆只一枝」?可是十津川警部總讓人覺得他不只一支(爆)。

 《天使的傷痕》是西村京太郎勇奪第十一屆「江戶川亂步獎」的經典作品,一部技巧與風格兼具的「會家之作」。說是「會家」實在不是無的放矢,對於Mystery & Crime有所涉獵的讀者一看便知,哇!真的是揉合了各家之長然後融匯貫通的精緻小品。

 故事從「日東新聞社」的社會版記者「田島」與女友「山崎昌子」難得的約會談起。工作忙碌的田島好不容易安排出假期與女友約會,兩人相約到「聖蹟櫻丘」附近的三角山踏青健行,卻沒想到,在郊遊途中撞見了一樁無頭懸案!

 男人的心臟部位插著一把短刀。那短刀不同於一般的刀子,有一個圓而細長的刀柄,而且有一個類似軍用刺刀的護手。看起來是一柄手工打造的刀。行凶者似乎是用力猛刺,以致整個刀刃幾乎全部刺入死者的體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《天使的傷痕》p.17

 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,讓凶手非將死者一刀斃命?是怎麼樣的安排,讓凶手讓人親眼目擊卻能從容逃逸?踏青看殺人已是一奇,死者的傳言更是奇中之奇!

 死去的男人臨終前只說了一個「ㄊㄧㄢ」字,是「天」嗎?有著什麼樣的暗示?警視廳搜查一課與記者田島兵分二路,同步展開追查,抽絲剝繭辨明事實真相,卻沒想到,真實遠比想像更加淒涼、殘酷……。

 元人稱《天使的傷痕》是一部「會家之作」,那意思就是說,懂越多的人看得越爽,邊看會邊豎起大姆指,讚道:「西村京太郎真是『會家』(內行人)。」光就元人自己的閱讀經驗,讀《天使的傷痕》讀出了橫溝正史、松本清張、達許.漢密特(Dashiell Hammett)還有阿嘉莎.克莉絲蒂(Agatha Christie)。

 很好玩嗬,讀西村京太郎《天使的傷痕》居然可以看到這諸多風格之揉合,作者對於懸念的設計引人入勝、絲絲入扣,寫到社會現實和人性關懷卻又動人心絃,令人不忍釋卷。

 因為本書蘊含著多重謎題的設計,元人在此不便說破。不過可以透露的一點就是:西村京太郎寫作《天使的傷痕》,討論的問題點不是只有Mystery常用的Who(誰是凶手?)和How(詭計為何?)還有Crime最愛討論的Why(為什麼殺?)

 《天使的傷痕》嚴正說來,不算非常公正的解謎(Mystery)小說,因為大部份的伏筆都是由作者釋放出來的,線索集合完全之後,讀者自然能猜得到;可是,因為故事舖陳得宜,懸念設計精彩,無形中加快了讀者的閱讀速度,恨不能瞬即將之看完。

 但是作者西村京太郎其野心竟不止此,他不讓《天使的傷痕》只是一般泛泛之作,高潮過後便棄之如敝屣。經過作者的精心設計,讓《天使的傷痕》變得「有影無蹤」──

 何謂「有影」?立得住便有影──故事有內容,發人深省。

 何謂「無蹤」?無蹤才教人追──閱讀不間斷,非得看完。

 元人閱讀《天使的傷痕》時時憶及松本清張,雖然只讀過一本長篇《砂之器》和一本短篇《影之車》,卻也能稍稍感受到日本人所謂的「社會派」的風格魅力。《天使的傷痕》算起來筆調比較輕盈,故事也易讀,區間大致落在艾勒里.昆恩(Ellery Queen)的《多尾貓》(Cat of Many Tails)及其同時期作品,還有喬治.西默農(Georges Simenon)的犯罪心理分析小說之中。

 要再談深一點的話,就得拉出Colin Dexter和Reginald Hill了,這兩位的作品都是故事舖陳精彩、謎題費人疑猜,而且又能涉及社會現實和人性關懷。《天使的傷痕》根本上來講取向最似這兩人的風格,不過創作當時的作者西村應該不會有意識到。

 最後來一句題名釋義:縱觀全書,出現了很多「天使」,甚至有對於此一詞語的字面解釋,引用各家各教派別不同說法,來剖析何謂「天使」。好嘛,假設「天使」二字能夠解釋,書名《天使的傷痕》又應該做何理解?

 元人提供的參考答案是:「天使並不完美。」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