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16日 星期三

色不迷人人自迷

 我叫梁雨聲,是個胖達人。

 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非常誇張,但不由你不信,因為它真實發生在我身上,比夢還真。我所要提出的是,有兩個糟老頭子為了一句成語的對錯,拿一個無辜的少年郎當做戰場來開殺,這樣子大家覺得對嗎?

 以下正文開始。

 故事發生在誠品信義店,臺灣臺北,誠品信義店三樓,推理小說區。

 那天我窩在書櫃角翻閱大澤在昌,看完《新宿鮫》要看《感傷的街角》,一個藏青色中山裝,禿頭白鬍子的老爺爺向我走過來。

 「借過借過。」白鬍子老爺爺說,他長得很像「鐵拳無敵孫中山」。

 我轉身要讓,想說要走,一個花襯衫海灘褲,戴墨鏡染金毛的歐吉桑又向我走過來。

 「借過借過。」歐吉桑也說。

 這時候我發現,兩老頭子剛好也跟我成直角,一人卡住我一邊,我根本走不掉,而且更恐怖的是,他們一人拉住我一隻手!

 我什麼也說不出,什麼也不敢做,腦海中卻響起他們兩個人的「蟻語傳音」,或者說「心靈對話」:

 「萬磁王,十年不見,你還是不肯承認『青出於藍』嗎?」

 「X教授,老不死的,非得我用武力降伏你,你才肯鬆口『藍出於青』才正確嗎?」

 這兩個人雖然假裝是Marvel迷,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他們其實是當世五大高手「乾坤五絕」的其中兩位,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。

 中山裝老爺爺是「東海龍王」。

 花襯衫歐吉桑是「南山鳳皇」。

 他們兩人在乾坤五絕當中系出同門,好像梁山伯與祝英台,同窗三載感情甚好,江湖上人稱「乾坤五絕之絕代雙驕」,年輕的時候曾經有過大串封號,唸出來大概這麼長:

 ──福如東海、壽比南山、東南半壁、人中龍鳳。

 如今不知為著什麼原因,竟會駕臨誠品信義店,假稱自己是「萬磁王」跟「X教授」,二話不話見面就打!

 筆下寫來雖遲,那時卻是極快,龍王鳳皇各自催谷內家真力,源源不絕各往我的經脈輸入,我想起徐克/程小東那片電影《笑傲江湖》,好像岳不群跟左冷禪惡搞一隻兩頭蛇,然後蛇爆了!

 我如果沒說到白,你們還不知道我的處境多艱難──你們知道嗎?這兩個糟老頭子草菅人命,拿我的身體來比拚內力!

 當時情景難以形容,只能說金庸的《俠客行》、柳殘陽的《天佛掌》和司馬翎的《飛羽天關》都有詳細記載過,如果有短裙正妹經過當場的話,看見我的臉一定是半青半紅的,完全視覺系藝人好帥(大誤)。

 東海龍王的坎水真氣和南山鳳皇的離火真氣,在我體內交互沖激,讓我小弟弟一下六點半猛扯旗,high的時候想找個辣妹來大幹一場,low的時候只想撞豆腐自殺了此殘生。

 從他們兩個人的心靈對話我隱約猜到,這兩個人來誠品開幹的原因不為什麼,只是為了一句成語!到底它正確講法應該是「青出於藍」還是「藍出於青」,這種事情去查成語辭典不就好了,有需要把我這個胖達人搞到爆漿嗎?

 有念及此,我體內打丹田自生一股真力,就像「九陽罡」和「六陰煞」在歷經「龍虎丹蔘」調和之後所生成的「阿修羅大能力」,兩個糟老頭子同時讓我的發力震開!

 「都是同門師兄弟,有什麼好分藍綠的!」

 我怒了,我真的怒了!居然連對臺灣政治的不滿情緒都溢出來。

 兩個糟老頭子本來很猥褻的臉孔,一下子像是戴上了鐵面,變得好像中風般僵硬。
 
 「好臭好臭。」東海龍王說,他捏著鼻子又很像「斬櫻神斧華盛頓」。

 「快走快走。」南山鳳皇說,我這時才發現他的臉皮是古銅色。

 他們走後我才發現,原來我真的很臭的,因為我瀉了一褲子,把長期便秘的「緊箍咒」都解開了。

 在誠品信義店被當成「臭起司小子」一事,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點,當我摀著耳朵漓著淚水,在眾人唾罵聲中飛奔逃離,我才發現自己跑起來像薑餅男孩,而且是剛出爐的那種,不對啊我明明就有一百公斤重,怎麼一下子變得身輕如燕呢?

 後來我才發現,被這兩個糟老頭子沒事惡搞,不但治好了我的多年便秘,連體重也減輕了將近三十公斤,讓我一下子從「胖達人」轉型成為「戀愛達人」(又誤)。

 而我寫下這故事,主要還是想要控訴,這兩個愛分藍綠的老頭子,為了一句成語傷及無辜,根本就是不可饒恕。

 我寫這故事與政治無關,不過這藍綠也真他媽搞得我夠嗆。

 喔不是,是藍青,藍和青。


               完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