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

暗夜裡的湘妃劍

 在這世上,有法律制裁不到的罪。
 他愛她她不愛他。
 他心已碎而她仍快活。
 他不在乎自己變成活屍,他只想看她變成死屍。
 
             ◎

 「沙~沙~沙~沙」
 「沙~沙~沙~沙」
 滿頭白髮的矮瘦老伯身穿POLO衫牛仔褲、足蹬藍白拖,雙手持竹掃把在搔刮柏油路。 
 柏油路上面沒有樹葉或垃圾,老伯也沒有拿畚箕。
 他只是雙手拿著竹掃把,「沙~沙~沙~沙」一直在掃。
 傳說姜太公釣魚,他的魚竿有線無鉤。
 這個老伯拿竹掃把掃地,卻沒看到畚箕跟垃圾桶。

             ◎

 年輕人手拿電擊棒,大步在柏油路上走。
 她原本是他的。
 她卻輕易給了別人。
 他失去了她的身體,就要拿她的心。
 心臟的心。
 這時候年輕人「撞」見了老伯。

             ◎

 老伯低著頭掃地,卻受年輕人擋住。
 他往左走,年輕人擋到左;他往右走,年輕人閃到右。
 年輕人不耐煩,大聲喝罵:
 「死老頭子,知不知道現在幾點鐘?」
 老伯抬頭望著年輕人,好像他眼睛裡有時鐘:
 「如果老朽沒記錯的話,剛才是三點三十六分。」
 跟著補上一句道:
 「凌晨。」
 「這個時間掃地,你睡不著嗎?」
 「不會比想殺人的人更難睡著。」
 年輕人讓老伯叫破,不動聲色,電擊棒悄無聲息,猛然一揮!
 老伯竟然不在那裡。
 「十年磨一劍,霜刃未曾試。」老伯雙手把住竹掃把,整個人風度翩翩,不但耍帥,還能吟詩,剛才那會心一擊全然無視。
 年輕人受不了刺激,追上去又打!
 「今朝把示君,誰有──」老伯的身形轉動起來,踩著八卦方位繞著年輕人直打轉,在年輕人眼中看到,真是鬼影幢幢,這個老頭子會魔法的嗎?怎麼在我身邊團團亂轉,比蚊子還煩!
 「不、平、事!」最後三個字吟將出來,不知怎麼的突然和年輕人面對面,上帝之手輕輕一指,「啪沙!」的一聲鼻頭濺血,幸好沒看到鼻子飛上天。年輕人突然驚住了!這個人,拿了一根電擊棒,半夜睡不著喊著要殺人,卻讓自己的血嚇到暈過去。
 老伯還是手持竹掃把,風度翩翩像根本沒動過一樣,向著暗處發聲:
 「小胖弟,你偷看很久了,有沒有幫忙報警啊?」

             ◎

 「竹杖芒鞋輕勝馬,一簑煙雨任平生──任老伯好身手,名不虛傳。」
被稱做「小胖弟」的人說道,走出暗處,一派恭敬之色。
 「你怎麼知道我一定姓任?」
 「不要姓任,也可以姓孫,《流星‧蝴蝶‧劍》的老伯就姓孫。」
 「算了吧,還是姓任,我又不是古龍迷。」
 「剛才老伯小試身手,說十年磨一劍,怎麼,磨的是『湘妃劍』?」
 任老伯哈哈一笑,拿起竹掃把說,「你說這是『湘妃劍』?算了吧,我都穿牛仔褲藍白拖,也給你說成『竹杖芒鞋』,怎不說我等一下直接騎竹掃把飛走,因為它是『光輪2000』?」
 小胖弟也大笑。
 老伯給小胖弟這麼一逗,像是遇見平生知己,話匣子大開,打趣問他說:「你怎麼會知道這廝不安好心?從FACEBOOK看來的?」
 「因為我是女神的聖鬥士。」
 「算了吧,聽說他的女朋友原來是檳榔西施,買一千送兩粒,我看你大概也脫不了干係。」
 小胖弟乾笑兩聲,拱手為禮道:「老伯劍法果然了得!在下的嗜好也捉摸得清清楚楚。」
 「所以你到底是誰?既然都加我LINE好友,不會連個假名都沒有吧?」
 這回輪到小胖弟威風了,也學起老伯的風度翩翩,背負雙手曼聲吟道:
 「莫道萍蹤隨逝水,永存俠影在心田。」
 「原來是梁羽生一脈,不錯不錯。」
 「豈敢豈敢。」

 ──所以到底是有人報警沒有?

              完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