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

橫刀奪愛.五毒棉花糖



 ※本篇文章改編自港漫《刀.劍.笑》及楚原電影《五毒天羅》

 橫刀奪愛和「五毒化學老頭」在荒山野嶺間大捉迷藏。

 狼嘷殘月、陰風鬼哭,參天巨木密蔭廣布,仿彿伸出魔爪,將要擇人而噬。偏是這兩位藝高人膽大,無懼於暗夜幽林的恐怖氣氛,還很孩子氣地,追來逐去大捉迷藏。

 只不過,遊戲的勝負是以生命做賭注。

 「讓你追、讓你追,追到就讓你嘿嘿嘿!」

 橫刀奪愛如同黑色凶雲,放步奔馳之時,斗篷下擺翻飛如夢,一邊利用地形地物掩蔽行藏,一邊又放出心戰喊話挑釁對手。名震天下的「奪愛刀」緊緊把在左手,只待時機成熟就要出鞘飲血!

 「教我追、教我追,追到就讓你變成灰!」

 五毒化學老頭是「五毒教」武器司的邪惡科學家,童山濯濯身形佝僂。動作如殭屍般硬直,心思卻比魔鬼更靈動。找上橫刀奪愛,是為了試驗最新產品「五毒天羅」,要是能以此生化武器順利誅殺「盜帥之首」,品牌名聲自是不踁而走。

 橫刀奪愛在荒山野嶺間疾速奔馳,一方面要吊住老頭行藏,準備一舉殺之;一方面又要小心,別要誤中了他的「五毒天羅」。這忐忑不安的心情,之前還未曾經歷過──因為橫刀奪愛一向都是正大光明迎戰對手。

             ◎

 所謂的「五毒天羅」,白話講來即是「毒網」,乃是五毒教中瘋狂科學家「五毒化學老頭」最新開發出來的生化武器,也是五毒教各大門巿即將上架的主力商品。造型長得像「氣死風燈」,不過燈罩裡裝的不是蠟燭,而是散發五彩炫光的淬毒蜘蛛絲,可以經由發射孔射出,或網狀或絲狀任君挑選。

 這「五毒天羅」的毒,乃是消肉蝕骨的腐蝕性毒素,見風即長、遇物即溶,沾上人體立即皮開肉綻,不多時毒素隨血液滲入,任你再好功夫也得壯士斷腕,稍有遲疑便得賠上小命。燈罩上雕刻著一隻巨型蜘蛛,那是五毒天羅的註冊商標,蜘蛛的兩眼會散發詭異紅光,在暮夜蒼茫之時,或者幽黯漆黑夜裡,更令得遭遇之人心寒膽喪。

 橫刀奪愛跟五毒教無冤無仇,也不認識「五毒化學老頭」,會扯上五毒天羅,讓人當成血釁的祭禮,主要是因為他曾立誓挑戰天下高手,截至目前為止也累積了不少經驗,「三大盜帥之首橫刀奪愛」在江湖上薄有名聲。正所謂「人怕出名豬怕肥」,橫刀奪愛好戰之名連五毒教眾也家喻戶曉,這才引得「五毒化學老頭」上門尋釁,非要拿「五毒天羅」與之決一勝負,看看究竟是傳統武藝能夠得勝,還是新型武器拔得頭籌?

             ◎

 「──殺啊!」

 「嗯──!」

 「鏗!」

 「唔……」

 金刃交擊之聲爆出清脆聲響,在崇山峻嶺間迴盪不絕。跟著便看見「橫刀奪愛」連「橫刀」帶「奪愛」一起彈飛,生像是硬受了偌大衝擊!

 「姥姥,這勞什子『五毒天羅』是什麼鬼東西做的,拿~~麼硬!」

 「呼呼呼──毛都沒長齊的小刀把子,把『五毒天羅』當成什麼啦?居然想跟『我們夫妻』硬拚!」

 「吸吸吸──老太婆告訴你講啊!『五毒天羅』通體由玄鐵精製,跟謝遜的屠龍刀,滅絕的倚天劍是同樣材質!就憑你那把鏽刀『奪愛』,怎麼可能砍得進去!」

 橫刀奪愛舔舐著震裂的虎口,心下不禁大奇:

 「──奇怪,化學老頭是拿我當耍子玩還怎地,一個人講話竟出兩種聲音!」

 此時月光斜斜篩落,洩露了化學老頭的小秘密,有分教橫刀奪愛看得分明:

 「──我的天爺,化學老頭居然有兩張臉孔!」

             ◎

 原來「五毒化學老頭」一如永井豪漫畫《魔神Z》(無敵鐵金剛)的「阿修羅男爵」(雙面人)一樣,同時擁有雙重性徵以及分歧的人格。只因化學老頭天生貌醜,身材又佝僂,對於異性充滿著恐懼與狂想,極度自卑而又自負。為了不受女人捉弄,他索性利用科學技術,把自己的一半變成女兒身,如此則可以咨意享受女子妙處而毋庸擔負女人心事。

 但是始料未及的是,「五毒化學老頭」運用科技力量所改變的,不只是自己的身體,連帶有自己的心理。自從身體一半改為女人,他的人格也漸趨分裂,原本整棵好好的「五毒化學老頭」,竟此一而二、二而一地化身成為「五毒化學老公」和「五毒化學老婆」,二個分裂人格在同一身體結為夫婦,並且十分恩愛。

            ◎

 橫刀奪愛硬吃一擊之力,手腕仍然酸麻,試著揮出幾刀卸力去勁,銳烈的刀風居然斬枝斷葉,足見其實力雄厚。然而這樣的刀法,這樣的功力,卻奈何不得「五毒天羅」一絲一毫。

 才正著想,「五毒化學老頭」拖著僵硬的身軀,和沉重的「五毒天羅」,已經把橫刀奪愛納入射程範圍了……

 「呼呼呼──刀槍劍戟畢竟難當生化武器!」

 五毒化學老公說。

 「吸吸吸──還不放下玩具,讓大娘好好疼你!」

 五毒化學老婆說。

 橫刀奪愛未及打話,「五毒化學老頭」已然撥動機簧,淬毒蛛網噴射而出。發射之時猶如彈丸一顆,卻是望風即長;未及眨眼,散開成為五彩毒網,直直撒向橫刀奪愛!

 像是早有準備又像是措手不及,橫刀奪愛面對千鈞一髮的致命危機,當前之計居然是縮身將斗篷一幪!五彩毒網乃無情之物,並不會因為橫刀奪愛避不見面就無所動作。結結實實地,這毒網密密罩住整件斗篷,將這斗篷及其所覆蓋之物慢慢腐蝕、慢慢銷融……

 「吸吸吸──便宜了這隻小刀把子!」

 五毒化學老婆說。

 「呼呼呼──快來把他斬首示眾!」

 五毒化學老公說。

 正待移動「他們」僵硬的身軀,「五毒化學老婆」忽然察覺一事,說:

 「吸吸──小刀把子恁是頸硬,骨頭都溶了,還能不叫?」

 「五毒化學老公」也脫口道:

 「呼呼──『五毒天羅』之毒,連『我們』都受不了,怎麼他……」

 「──好哇,這下該我老刀把子得手!」

 「五毒化學老頭」還來不及霎眼,便見橫刀奪愛從山石後躍出,手持「奪愛」汗毛起豎,眼裡熊熊燃燒著戰意,欲將眼前對手吞沒!

 「──橫刀奪愛.執刀傲如爺!」

 面對強敵凜然無懼,橫刀奪愛起步躍過枯木叢,挾著雷霆萬鈞之勢,以著餓虎撲羊之姿,飛身一刀向著化學老頭殺到!

 「吸──老公,用萬毒蛛絲噴他!」

 「呼──把你小刀把子變成『五毒木乃伊』!」

 「──橫刀奪愛.七步挺屍!」

 「吸吸呼呼吸──看我們夫婦的『千蛛萬毒絲』!」

 隨著萬毒蛛絲大量噴射,橫刀奪愛也挺舉刀尖順勢旋轉,萬毒蛛絲越噴越多,橫刀奪愛也越轉越快。終於,蛛絲噴完的那一剎那,橫刀奪愛也像「大俠雲飛揚」修練「天蠶功」那樣,全身都為蠶(蛛)絲緊緊包圍!

 ──不,其實是「五毒化學老頭」再一次眼花看錯(第一次錯把山石當成目標而受引誘),真正「萬毒蛛絲」包裹住的並不是完整的「橫刀奪愛」,而是只有「橫刀」的「奪愛」!

 「──橫刀奪愛.五毒棉花糖!」

 橫刀奪愛利用旋轉之勁力將萬毒蛛絲全部裹在刀刃周遭,看起來就像是大大的一球「五毒棉花糖」。「五毒天羅」雖然是玄鐵精製,「橫刀奪愛」砍之不入,但是使用「五毒天羅」的「五毒化學老頭」夫婦二人卻非三頭六臂,一旦沾上這丸「五毒棉花糖」,大羅神仙也要化做血水!

 「──該你(們)當鬼了吧,老頭。」

 橫刀奪愛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 完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